首页 >> 湖南幸运赛车 >>中国诗坛 >>诗人 >> 诗人高鹏程:诗人的标签与身份定位
详细内容

诗人高鹏程:诗人的标签与身份定位

时间:2019-10-11     作者:行顺   阅读


我们经常为诗人贴上各种各样的标签:农民诗人、打工诗人、流浪诗人、放羊诗人、脑瘫诗人、企业家诗人、官员诗人……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贴在诗人身上的标签,能让人们在脑海中对该诗人的作品有一个初始的笼统的印象,加深了人们对该诗人的了解,有利于作品的传播和作者知名度的提升。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作者的创作初步具有了稳定的风格,思想上具有了相对一致的视角。


在诗人没有成名成家,冀图改变写作手法,向更大的路径突破之时,通常是不会对贴在身上的标签反感的。


一般情况下,类似的标签的都是外界赐予的,但有些诗人为了更快地得到认可,也会主动地在写作上脸谱化、标签化,以迎合外界的命名习惯。如近来比较突出的妓女诗人、性爱诗人等。


诚然,性是生命中最本真的欲望,但性不可能是人生的全部。如果一个诗人偶尔写一下性诗,当无可无不可,也算是性情之作。但如果长期如此,习与性成,性格就渐渐扭曲了,就好像梅超风练九阴白骨爪一样,一直剑走偏锋,在肉体中沉沦,时间久了,内心和五官一定会阴暗变形的。何况,当身体觉醒成为过时的潮流,类似的写作不能不让人觉得有玩噱头和博眼球的嫌疑。


生活如此丰富,一个写作者即便要有所专注,也不能太偏执。起码不应越写越偏激,越写越狭隘。


写作有对性情校正与完善的功效,一个写作者能否日渐宽容慈善,取决于他选择的方向,他想为哪一个群体代言。——即便当代诗歌越来越自我,更关注个人的内心世界,但诗人还是有义务反映普世价值观和群体的共性的。


而当他意图为某个群体代言之时,他的作品无疑要有一定的生活性与时代性。这要求他深度切入生活,有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意识。——他是他自己,也是一部分人,甚或大多数。


一个诗人,无论如何在语言上用功与打转,基本上都是可以模仿与复制的。只有个人独特的生活经历才没法效仿,只有在生活的基础上加工与提炼的文字,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他在某一群体或某一环境中生活,担当起这一群体或对应的时代代言人的责任,这也是标签的意义。


谁能说,当代诗坛,不更需要这样的文字呢?


高鹏程,1974年生于宁夏,现居浙东沿海。诗文见《人民文学》《诗刊》《散文》等。曾用笔名:晒盐人。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