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幸运赛车 >>中国诗坛 >>诗人 >> 诗人李元胜在重庆:畅谈当代诗歌阅读与理解
详细内容

诗人李元胜在重庆:畅谈当代诗歌阅读与理解

时间:2019-10-29     作者:胡勇 ▏ 重庆作家网   阅读


诗人李元胜做客巴南

畅谈当代诗歌阅读与理解


2019年10月26日,巴南区龙洲湾街道、巴南区作家协会在巴南文化艺术中心举办《当代诗歌阅读与理解》讲座,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重庆文学院专业作家、诗人李元胜应邀主讲。巴南区文联副主席朱丽红出席会议。讲座由巴南区作协副主席李华主持。


讲座中,李元胜分享了自己的创作感受,并以知名诗人康雪的获奖作品《静止》、刘年的《游大昭寺》、西娃的《“哎呀”》、人邻的《荒草》、张远伦的《一声狗叫 遍醒诸佛》等诗作进行了精彩点评。互动交流中,李元胜解答了会员们针对名家诗歌作品及创作方面提出的问题。


讲座现场,李元胜向巴南区龙洲湾街道楹联诗词协会、安澜农民文学诗社、盲诗人舒展赠送了《我是你获得世界的一种方式:诗人最满意的10首诗》书籍。


诗人李元胜

“斗虫虫”的时光诗人


从重庆的武陵山、四面山到西双版纳热带丛林;从海南五指山旱蚂蟥中穿行到哥斯达黎加星夜灯诱;从飞起来像蜻蜓的中国最小蝴蝶燕凤蝶到国内首张雄性叶“虫脩”照片……

鲁迅文学奖获得者、著名诗人李元胜坚持昆虫摄影19年,借助微距镜头他观察并记录了它们神奇而美丽的生命瞬间。


去哥斯达黎加“圆梦”和“补课”

在毒蛇种类最多的雨林“灯诱”和“巡夜”

一起虚度短的沉默,长的无意义

一起消磨精致而苍老的宇宙

——摘自李元胜《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日前,李元胜主讲的“奇幻之旅”哥斯达黎加昆虫考察分享会在弹子石老街大众书局举行,李元胜向在座的百余位昆虫爱好者讲述了那些拍摄背后的趣事。


在场的很多人都对他的《我想和你虚度时光》印象深刻。不过,属于李元胜的那些拍摄时光,从未像诗歌里写的那样“被虚度”——相反,他深入雨林,用镜头记录下的一张张昆虫的“奇幻时光”照片,让站在台上的他更像一位探险家,而不是曾摘得鲁迅文学奖的作家。


“作为一名昆虫摄影爱好者,我到哥斯达黎加有两个目的,一是圆梦,二是补课。”李元胜从2001年接触微距摄影并成为昆虫摄影爱好者后,自此一发不可收拾,穿行热带雨林、深入原始森林、观察并拍摄昆虫成为他最迷恋的事情。


这次接受哥斯达黎加ONE K科考基地的邀请,他更是做了充分的准备,转了三次飞机,漂洋过海去往那神奇的国度,“这里的生物多样性是世界顶级的,不仅雨林里有世界上种类最多的毒蛇,也有闪蝶等在亚洲地区没有的蝴蝶。更有人说,爱蝴蝶的昆虫学家没有去过哥斯达黎加都会是遗憾的和不称职的。”


在20多天的拍摄中,李元胜与同行的国内昆虫学家张巍巍一起,几乎每天都在雨林中穿梭,拍摄了上万张图片,“就像闯入爱丽丝仙境的两个好奇的外来者。”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常规的拍摄之外,由于夜行昆虫往往都具有趋光的天性,所以李元胜还会利用“灯诱”和“巡夜”的方式来进行拍摄。“这是一种非常令人着迷的拍摄体验:无边无际的黑夜犹如一个巨大的陷阱,而悬挂在密林深处或者宽阔草地上的一盏盏灯,就像召唤术一样,召唤着各种各样的昆虫前来登台表演,而我们就是这场‘舞会’的摄影师。”


“惊喜”与“惊险”并存

收获国内首张雄性叶“虫脩”照片

棋局中奔跑的卒

只看得见前面的楚河

——摘自李元胜《命有繁花》


昆虫摄影,有苦有乐,既有“惊喜”,也不乏“惊险”。对于李元胜而言,自己就像诗中所写的“奔跑的卒”,一旦开始拍摄,便一念向前。


对于常居在重庆都市里的人们来说,燕凤蝶这种“中国最小的凤蝶”都只存在于书本中,“它们飞起来很像一群蜻蜓,拍下照片,才发现是蝴蝶。”这种生物也强烈地刺激着李元胜的好奇心。


“2008年5月,在海南尖峰岭山腰,正当我举着105mm镜头,与一只鹿灰蝶‘斗智斗勇’,突然从不远处灌木上空的强烈逆光中,看见了一对悬空的‘丝带’在互相缠绕、旋转,给人一种超现实的错觉感。我震惊了,一定是燕凤蝶,因为只有它的翅膀是透明的,而且也只有它的头部和剑突,会在逆光中变成‘丝带’的样子。”


李元胜根据多年的拍摄经验猜测,刚刚看到的燕凤蝶应该会飞往某个水洼或溪水边。果然,经过半个多小时的苦苦寻觅,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拍到了第一张燕凤蝶照片。“这是一次令我印象深刻的拍摄经历,昆虫摄影就是这样,可遇而不可求,拍摄者唯一能做的便是锲而不舍的等待。”


在海南五指山自然保护区的丛林里,李元胜与同伴还经历了旱蚂蟥的袭击,“我们深入丛林拍摄,当发现身上有旱蚂蟥时,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由自主地倒抽了一口凉气。既没人知道这些旱蚂蟥是什么时候爬上来的,也没人知道它们已经吸了多少血。我身上有7条旱蚂蟥和3处止不了血的伤口,同伴的情况更是惨不忍睹,他走过的小路,一路上都是断断续续的血迹……”


“血没有被白吸,五指山也给了我们极大的回报:除了触角超长的长角象,长得孔武有力的螳蛉,伪装术高超的螳螂和螽斯,美丽得近乎梦幻的丽拟丝蟌,最令人兴奋的莫过于我们还与稀缺物种——叶‘虫脩’不期而遇。”李元胜介绍,这是一种外形酷似树叶的昆虫,当时国内只有一个雌性标本,在之前还没有人拍到过雄性叶“虫脩”的照片,因此,自己和同伴都激动万分,感叹即使再被旱蚂蟥咬几口都是值得的。


飞过的蝴蝶能辨清公母

对还未到来的惊喜充满期待

衣服成了翅膀

这是奇迹:我们飞着

自己却一无所知 

——摘自李元胜《青龙湖的黄昏》


十余年间,李元胜拍摄了昆虫照片10万多张,积累昆虫观察笔记数二十多万字,出版了《昆虫之美》《与万物同行》《亲爱的虫虫》等多部与昆虫有关的书籍。其中,《昆虫之美》图文集入选湖南幸运赛车出版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佳读物,其摄影作品入选20多种自然图鉴、科普读物。日前,他的故事被重庆卫视拍成了纪录片,最新作品《勐海寻虫记》也在重庆大学出版社出版面世。


在李元胜看来,昆虫拍摄就像一场梦幻旅行,旅行深入众多深山与丛林深处,大自然的庞大令人感慨和敬畏,“这次在哥斯达黎加拍摄的照片还没有整理完,昆虫种类真的太丰富了,身处其中,有时真感觉自己就是一无所知的。”


“接下来的拍摄,还会更加系统和科学。”李元胜介绍,在由昆虫学家带领的团队支持下,此前在云南勐海历时近1年的拍摄收获颇多,一提到拍的那些各种各样的虫子和蝴蝶,李元胜就乐得合不拢嘴:“在勐海县林业局、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和纳板河自然保护区的支持下,与同行的昆虫研究团队一起拍摄到了上百种未被当地生物志收纳的昆虫种类。拍摄多了也就自然成了专家,现在只要一只大型蝴蝶从我眼前飞过去,公的母的我都知道。”


“以前得过心肌炎,但在野外拍摄后,完全康复了。”李元胜说,生物拍摄不仅让他收获了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也收获了健康。提到接下来的规划,李元胜表示拍摄的脚步不会停歇,探索进程也会继续,“接下来还会锁定一些特别的区域,比如云南的布朗山、重庆的四面山等,进行系统的深入调查拍摄。尤其是四面山,尽管它就在重庆,就在我们身边,但我们并不了解它。我进山拍摄了80多次,每一次都有惊喜。我对还未到来的那些惊喜充满了期待。”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