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先锋诗潮 >>诗歌船头 >> 诗人赵学成:一路狂奔但永不抵达
详细内容

诗人赵学成:一路狂奔但永不抵达

时间:2019-11-01     作者:赵学成   阅读


诗人简介:赵学成,1983年12月生于河南太康,苏州大学文学硕士。诗文散见于数十种刊物。曾入选首届“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2009),获“中国‘80后’诗歌十年成就奖”之“10佳理论建设者”之一(2011)。出版诗集《骤雨初歇》(2013)等。现居江苏海门,中学教师。


立 冬

 

 雨落在桂花树下,落在

 结了薄冰的河面上,不是出自祈求

 就是出自命令

 

 万物之上,一切受害者之上,神预订的天空

 已准时运达 

 

黑匣琴

 

 我的黑匣琴,躺在我的黑夜里。

 在斑驳的墙上它不言不语,不动声色,

 像一柄不平则鸣的剑——我有

 弹奏的癖好,我有不安的心。

 我抚摸着琴弦,想让它静一静:

 一曲流浪的乐音,一旦被它爱上,

 便只能留驻下来,再也难以离开,

 成为被割开的、寂静的一部分。

 我笨拙的手指,路过它时它也会颤抖。

 当我赞美,夜里的水将会苏醒,漫上

 月亮的环形山,淹没青草和牧羊人的梦境。

 一只只词语之鹤,涉水历险而来,

 围着琴声翩然起舞。如果这是我的时代,

 如果鹤鸣也是琴声,悲恸也是一种力量,

 我将怀抱黑匣琴,为之歌哭泣血如

 一只夜莺,献上我喑哑的歌喉。 


我爱的人在镜中

 

 我爱的人在镜中看着我

 像爱找到了它的背面,一个阴影中的

 陌生人,是时光的一个哑谜

 在生活热烈的剧情中

 终于找到了他拙劣的扮演者 

 

春 日

 

 响亮的晴天

 阳光可以听到,摸到

 在雨后还可以嗅到

 它们在动,在颤栗和蔓延。

 松软的泥土里

 各类嫩芽拱出梦境

 不知道它们初生的眼睛

疼不疼?疼到什么时候?

 到处都是绿在欢叫

 在飞,在跳踢踏舞

 燕子,蜜蜂,蝴蝶,这些

 绿的词,都有一个会叫的舌腔

 它们在把远方扯平的田野里飞

 在有桃花、梨花和油菜花的田园里飞

 也会绕着犯困的大楼和国旗飞。

 哦,厌倦!依旧是

 惊蛰,清明,谷雨,一场风过后

 是另一场风。谁也不压迫谁

 谁都会惯着谁

 这是纵欲、祈求、赞美的季节

 谁在心中播种了爱,请尽早说出

 谁在心中翻耕了记忆,请交出手上的新茧

 太阳每天都在犯错,将生活

 推进大地上的节日里。

 这个下午,流水潺潺,每一块

 鹅卵石子,都有一个沁凉的前世

 每一根草都挺直,顺从光的方向

我脸颊温暖,且行且沉吟

 无法言说,这岁月深处的欢欣

 就且去郊外祭扫,去西山饮酒,

 倾听落日,去看熔金的大海

且与搬家的蚂蚁走在一起,给欢腾的

骡马和那些呛鼻的荆棘让道

在它们眼里,每一条路都很遥远

伸直,摔打着石块,和流浪人的脚

 ——哦,对了,必须马上动身

去做一次短途旅行。 


用天空擦洗自己

 

 用天空擦洗自己

 每仰望一次

 就擦洗一次

 到了傍晚

 抹布一样的天空可就脏死了

 灰色的云团就像

 灵魂醉酒后的呕吐物

 但是,但是——

 谁又曾因此而干净了一点儿?

 事实证明

 用光是洗不了澡的

 用时光也不行

 可当黑夜来临时

 天空变成一件殓衣

 披在破旧的月亮上面

 我们还是会沉迷于生活中

 那些无能为力的部分

 既不献情歌

 也不会悲痛欲绝  

  

喂,卖苹果的

 

  喂,卖苹果的

  我要买你一个羞红了脸的苹果

 

  喂,卖苹果的

  我要买下你所有熟透了的苹果

 

  喂,卖苹果的

  我要买下你衣服上的泥点和尘土

 贫穷背后的那个苹果

 

  喂,卖苹果的

  你不停地咳嗽着。但我只要年轻漂亮的苹果

 

  喂,卖苹果的

  那边城管过来了,我要的苹果不能惊慌

  要坚守住自己苹果的本质

 

  喂,卖苹果的

  我要买下你所有关于苹果的词藻和生活

  以及它们内心的虫子与腐朽

 

  喂,卖苹果的

  我要买下你所有苹果的果肉

 以我生活中所有果核的名义

 

  喂,卖苹果的

  让你的苹果们站好,我要开始挑选、陈述

  判断一切

 

  喂,卖苹果的

  为何你在这里,为何我们是这种关系,只能是这种关系

 

  喂,卖苹果的

  这就是你的苹果,这就是你的希望、道德

  与命令,它们纷纷指向我

 

  哦,卖苹果的

  其实,我想买的是一只梨

 

咏叹调

 

日子在肋骨与唇舌之间的琴床上弹奏出高音……

饱享生活之慢,在平静和温暖中蕴藉

在情绪的阵雨中沉醉,能使

这颗总在俯冲的心

免于破碎。而体内的重力一次次

攥紧全身的皮肉,在白昼与永夜间穿梭

在猛烈的世风中奔走,直至让记忆在梦里

开出了素白的泥花……是否能够

把爱过的人再爱一次,将那个

曾遗弃了你的神灵重新擦拭一遍

唤醒那些悬上镜框的面容和灯

用你的唇。你的踝骨。你的因颤抖

而弯曲的笔尖。总有一个悲剧的生日

在虚度,总有一个金色的童年

撩拨你雪光中奔驰的生命

你是一座废墟,还是一道河梁?事实上,世界

从未离去,它在我们的比喻中显身

睁开复眼,紧靠着你。宽恕着你。你陷在

命运的轮回里,任何方向都脚踩着季节的血迹

在无偿的革命与倾倒中,忽然再次预感到了某种巨大的

力量,秘密地推动你,救赎你,就像偶尔

在熙攘的人群中抬头,迎面撞上了夕阳 


黄昏,在乐天玛特超市外

遇见一支被扔在地上的玫瑰

 

 它静静地躺在地上

 将冷却的爱情掷在身下

 像平常

 每一个在爱中失意的人所做的那样

 朝向自己

 慢慢凋零

 旁边是奔流不息的车辆

 急匆匆离去的面容与背影

 这个城市的脚步从未停下

 今晚上更不会

 伴着星河与烛光

 楼上的窗口也在移动

 像迷路的孩子踩上了一根秋天的树枝

 钝痛离开了身体

 头顶只有眩晕的天空

 在它的下面

 最后一个恋人也已离开

 但有多少支玫瑰今夜找不到购买它的人

 哭泣着重新成为一束花

 一株植物的生殖器

 有多少颗残缺的心

 将会在今夜里失眠 


小谣曲

 

 一生中有些地方总得要去呀——

 我得抓紧时间赶路了

 很多被落日点过名的地址,我还没去

 

 秋日,我走着,天上的河流突然决堤了

 密林下无人,黑夜神圣,大地荒凉

 星星寂灭在回家的路上 

 

雨下数日

 

听着雨声醒来

很多年前的雨也会赶来

下在现在的雨里

它们弹奏着

头顶的片瓦

窗外的香樟枝叶

和许多年前的天空

雨声在黑白的亮色中跳跃

一部古老的默片被配音

一块灰暗的镜子里

时间在朗诵自己的巨著

一群影子正在返回光的途中

我夹在它们中间

不得不

对自己的孤独进行辩解


菜市场

 

芹菜,花菜,葱和土豆起得很早,

在猪、鸡和山羊受刑前,

它们已经倾巢而出,摸黑站在摊位前。

但它们很快发现,小青菜,山药,西红柿和黄瓜

已经排好队,青鱼被剁下来的头

正在案板上翻腾,鼓胀着滑稽的眼。

鳊鱼在大盆里拼命游,以证明自己还活着。

豆腐无辜地白着,黄豆芽们热烈相拥。

莲藕忍不住大喊,“静一静,现在是秋天!”

它们浑身的泥巴,让旁边被清洗得干净白胖的

番薯和花生感到羞愧,“死者也需要倾听”。

扁豆和毛豆在争吵,甜小豆也有话要说——

但被一双沾满灰土和绿色汁液的手打断。

这双手在翻检着什么,手背上的青筋

宛如蝌蚪游弋,但还没游进中产阶级的池塘。

于是不远处的螃蟹吐出水沫,以示嘲笑。

于是所有的秤盘空空如也,被调试为零。

油锅已支起。价格在一个个胸腹中沸腾。

很快地,蝗虫般的人群即将陆续赶来,

带着叮当作响的硬币、不屈的体温

带着嘴巴、未醒的梦和不停喘息的时间。 


小学记

 

分开丛生的苇草和灌木

是红砖堆砌的一所小学

睿智楼紧靠着诚信楼

后面三根旗杆,中间那根

上面垂挂着的国旗有点害羞

不像传说中那么热烈、伟大

下面空荡荡的操场上

晨跑的青草手挽着手

在低声叫喊着

墙上红色宋体字的口号

“团结友爱健康成长”

但健康成长的孩子们

一个都看不见

只听见广播的声音

从最高的那栋教学楼里

冲了出来

管辖着整个校园

广播里

一群认真端坐的孩子中间

二十多年前的我

正专心致志地用虔敬的手

做眼保健操 


大 风

 

这大风刮进石头的黑梦里了

刮进怨妇的言辞里了

一个无形的咒骂的嘴巴,对着世界含沙射影

挟持了那些逃过一劫、渴望迁徙的树

这些树刚刚走回到路边,飞扬的绿发

模仿着头顶急速退去的云

 

这是南方的秋天,日子还不曾

从回忆里垂钓出雨水

阳光像是一片被时光碾碎的

药丸,均匀地敷在门前万年青

枝茎上急剧冒出来的老年斑上

但是,它怎么可能治愈死亡?

 

对面阳台上谁家的被子没收

此刻正变成一面彩旗,被驱散的夜

今晚将重新莅临主人的梦境

楼下,一个下学的孩子搂紧了

自己怀里的书包,使他看上去像枚

向前滚动的,腐烂的苹果

 

这时我愿意跟你小声地谈一谈

生活,幸福和悲剧的可能性

不知不觉的爱,还有那些被荒废的时光

我的门开着,但大风进不来

进来的是大风的形象,和它的愿望——

一只写信的手,这时被迫停住 


赶紧去生活

 

赶紧去生活,踏出路。

投身到生活的路上,去捡拾脚印,抹去痰迹。

赶紧去奋斗,用失败煮沸泪水里的盐。

去印证那些已死的和必死的信仰。去经历大海的涨潮与退潮。

从退潮的海滩上捡回死者的风筝和鞋子,退还他的远方给天空。

赶紧去献出自己,咀嚼漫长的一日,从月亮这个高高的洞孔里

救出一个深深的夜晚。赶紧善良起来,在心碎之前。

赶紧骄傲起来,在绝望之前。赶紧写下一篇日记,趁冬天的风

尚未狂暴地指向北方和墓碑,趁它还未劫掠一滴水的清澈与柔弱。

赶紧去爱,向一个陌生的女人表白,从她的慌张与纯洁里

盗来足够的火焰与雪,握紧她娇小的手。赶紧腾出一间干净的屋子,

给它装上正直的窗户,铺上天真的地毯,在里面卸下身上的尘埃

填平体内的沟壑。赶紧出发,奔赴落日的辉煌与圆满,乘着

马蹄声,穿越一个空旷的城市,再穿越一座荒凉的村庄,

进入暮年的庭院。赶紧回答,致辞,忏悔,说出永远——

一路狂奔,但永不抵达。 


5秒钟的迟疑

 

那个卖鳊鱼的女人,在熟练地展示

她卓越的技艺:一条鳊鱼被顾客选中后,

从过秤,捉到案板上,到剖腹,剜去内脏,

再到刮鳞,去鳃,装入塑料袋,总共耗时

不超过10秒——真是让人惊叹,目瞪口呆。

前面这位顾客买了五条,我们这些围观者

看得眼花缭乱又惊心动魄:那些被处理好的

鱼——鱼肉,在案板上不停地痉挛,翻腾着,

竟然不怕把自己摔到地板上,以至于当她问我

你要哪一条时,我迟疑了整整5秒钟。 


苍井空的婚讯


亲爱的

苍井空,你那漂洋过海而来的

童颜巨乳,你那打了马赛克的性器

过去一直

现在还在,照亮无数男孩身体的暗夜

充当他们青春期秘密的导师和大使

帮助他们在白昼森严的律法背后,悲伤地

浪费自己汹涌而无用的体液!

 

伟大、崇高的性,在走向性别

的道路上一败涂地,变得脏污而卑贱

谁能料到,当亲爱的苍井空小姐在这一天

突然宣布了自己的婚讯

她那面向镜头表演的淫荡会从此

转向了一个人,一个唯一杰出的男性

——这不是工作,也不是道德的驱使

而是爱情,这一次它原谅了肉体,以婚姻

的方式,帮助羞耻找到一个家。


啊,亲爱的苍井空女士,即将

要被废黜的光荣的奴婢与女王

多少根孤独的阳具依旧还会为你而勃起

这绝不会是致敬,也绝不会是伤悼

男人的幻想与快感从来

只是借用你的肉体,并且它们从不偿还

你转身从你的胴体上离开,抱着你的性

在一个又穷又丑的男人那里重新

获得你,一个女人全部的羞涩、尊严与贞洁

而那些流浪的性欲,注定会继续

驻扎在你像素合成的器官上独自狂欢。

 

苍井空——婚讯,这是一个时代的

悖论吗?从人们眼角溢出的意味深长的笑意中

我没有看见祝福,而只有鬼鬼祟祟的缄默

或许还会有人怀着升旗的心情想起

电脑硬盘的某个文件夹里的春色,那是永远的

苍井空,一种命定的、被迫无耻的献祭

她的罪与罚,没有使她穿上衣服——

但是,她回家了。看看吧,世界,永恒的

女性,没有引领我们上升,因为亲爱的

苍井空,看看她,这是一个多么陌生的女人!


深夜公交车上看见远处的路灯

 

它们寂寞地亮着,

 照亮了一段路。

 这段路可能有人会走,

 也可能一夜都不会有人走。

 现在的问题是,我,不会

 走上这段路,因而也就不会

 遭遇它四面而来的黑暗,

 更不会因为这些灯驱散了

 那些黑暗,而格外地心怀感激。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