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中篇小说 >>综合 >> 作家李师江中篇小说《六个凶手》
详细内容

作家李师江中篇小说《六个凶手》

时间:2019-11-18     作者:李师江   阅读


六个凶手

文 | 李师江


凶杀案发生在锦绣家园。这是宁城最老的一批商品楼,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建的,质量也不过硬,外墙和过道墙壁斑驳可见,景观带和过道过于狭窄,被垃圾箱和三轮车等占道,已经沦为贫民窟的样子。由于这里是老城中心,离市场近,第一批住户早就搬出去了,现在的住户和租户五花八门。作为案发地段,似乎合情合理。


案发在三号楼201。死者孙兴旺,四十八岁,无业,孤家寡人生活。据了解,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他是做海鲜生意的,把宁城的海鲜运到山城屏南,俗称“屏南帮”,赚了好些钱,娶妻生子,也是当时的佼佼者。后来赌瘾越发厉害,赌红了眼,连老婆的耳环都活生生拽下来,连血带肉地拿当铺去,家也就散了。孙兴旺早些年赌得凶,下手狠,也是赌场上一条响当当的汉子,有名有姓的;这些年短裤都输没了,没那份硬气,手上也没子儿,只剩些死缠烂打耍赖的功夫,成了赌场上老狗一样的泼皮。东湖市场旁边有个显圣宫,宫庙里常年有老人会组织的麻将场,孙兴旺大概成天在这里晃着,即便是自己没钱,看牌也能看个一整天。

从后背一刀插进去,直透心脏,死得很干净。刀口有八厘米长,显然比一般的匕首和水果刀要大。现场没有留下凶器,也没有搏斗痕迹,也找不到强行入室的迹象,凶手的脚印、指纹也不曾留下。初步推定,这是熟人作案,事先预谋的。案发两天后才被发现,现场没有留下明显的证据。


命案必破,局长牵头,副局长周幸福被任命为专案组组长,人称周队。这个案子发生在闹市区,一天之内就传遍全城,沸沸扬扬的,经过锦绣小区的人都瘆得慌,破案压力还是比较大的。


走访了孙兴旺邻居和亲戚朋友,都找不到有利线索。孙兴旺是个烂人,性格越来越孤僻,做事诡异决绝,亲戚什么都断了联系,甚至有亲戚办喜事都不给他请柬,邻居见了他也是尽量不打招呼,也就是说,对他的生活真正了解的人,极少。那么,谁会杀他呢?图什么呢?讨论的结果,仇杀的可能性比较大。


值得调查的,是孙兴旺手机里最后通话的几个人,特别是最后两个。一个是孙兴旺的牌友,叫黄粱,也是个职业赌徒。孙兴旺在案发前一天跟他通电话,问他要不要到增坂村去开赌场。在村里开赌场,就是在僻静处打游击战,赌个几天,在闹出动静之前撤走,运气好的话可以赢一大笔,但是这得意味着有一笔赌资。黄粱说自己手上没什么本钱,但孙兴旺说自己这两天就要来钱,找个合作伙伴去捞一笔。黄粱没答应也没拒绝,只是说过两天看看。这么分析来,黄粱虽然知道孙兴旺手上要有一笔财,有谋财的嫌疑,但是他有案发时不在现场的证据。另一个叫李玉文,是一家海鲜贸易公司的老板。九十年代末,他跟孙兴旺等合伙做生意,也是“屏南帮”的一员,一直发展壮大,如今公司产品主要销往韩国,算是这一行业的元老。孙兴旺常常跟他要点钱,李玉文人不错,温和,念旧,有时候给,有时候也会责骂他几句。他最后一次打手机给李玉文,当然是借钱,他不会有别的事。李玉文现在生意不好做,也没以前那么大方了,没有给他,还责怪了他几句,把一个好好的家庭给赌散了之类。在这种表象之下,李玉文是否与孙兴旺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组长强调,一面侦查李玉文,另一面走访孙兴旺的赌友,看看与谁有过节。


与此同时,却有一种可怕的直觉在周幸福的脑海中:凶手作案时一刀毙命,不留痕迹,显然不是一个生手。有这样的人在这个城市,想想都不寒而栗。


如果凶手没有捉到,绝对是一个地雷,什么时候再爆发,细思恐极。


周幸福身材有点发福,但年轻时毕竟是从刑侦一线上来的,身手还留下坚实的基础,无形中,身材倒成了他的幌子。见过他突然发招的警察,无不称姜还是老的辣。但老周认为自己最厉害的,不是身手,而是直觉。或者说,他最恐惧的,其实是自己的直觉。


三天后,案件并没实质性进展;而崇文街又发生一起凶杀案。


老周接到报案,脑子轰的一声:直觉,狗日的直觉起作用了。


暑假即将过去,天儿还热得不行。老周爱出汗,即便是夜晚,随便在现场站十几分钟,身上已经湿漉漉的。老周知道,这汗是一种内在的紧迫感逼出来的。再加上不管白天黑夜,到处都有知了在声嘶力竭地叫,不出汗都说不过去。


崇文街是老城的著名的风月巷,说是街,其实不大,两边也算是寸土寸金的铺面,食杂店、小饭馆、香火店、五金行、按摩店,尽显老城特色。不管什么店,铺面能扩的都扩出来,头上盖上雨披阳伞,暗天无日的,把街道挤得像肠子。由于空气不流通,大热天你经过此地,各种味儿能让你五脏六腑翻江倒海,但常住此处的人却习以为常了。崇文街道的两边,除了一些巨大的宫庙和老宅子之外,其余是九十年代的自建房,三五层楼的平台,高高耸立,能占的地儿都占了,最后留下幽深的细细的巷子,曲里拐弯,别有洞天。凶杀案就发生在这样的巷子里。


这些高楼呢,很多是廉价旅馆。一楼是门面,一些少妇年纪的小姐坐在沙发上,等待客人,也有的在门口搔首弄姿,主动撩拨来往的客人。楼上客房是她们的交易场所。与城里其他地方的色情场所相比,这里是最低廉的,属于“快餐”,客人以民工和低收入阶层为主。即便是扫黄风暴来临,这里也是相对的安全地带,一是因为它实在太低级了,而且小姐分散,扫之无益,也扫之不尽;二是这里一扫,城里的治安案件马上增多,此消彼长,立竿见影。懂得实情的治安人员都暗地说,此处是穷人的乐园,再扫掉,民工们就得多酗酒闹事。


死者也是男性,朱志红,三十六岁,县卫生局爱卫办主任。身中两刀,一刀从后背进入,一刀从前胸进入,属于补刀。刀口与上一个案件类似,凶器被凶手带走。案发时间为夜里十一点半,在巷子的中间处,当时没有路灯,是一段幽暗的地段。据离他最近的凯宾斯基宾馆里的人员介绍,当时确实听到外面有一两声吆喝惨叫,但并没有人出来。这个巷子里时有一些酒鬼嫖客打架吆喝,住户并不以为意,但是说到凶杀,倒是头一回。


这个巷子四通八达,而且没有监控摄像头,可以通往四个方向,到达东西南北方向的大街,因此从大街的监控探头上,看不到可疑的线索。


根据死者妻子郭霞介绍,当天晚上十点钟的时候,朱志红还在上网,突然说肚子饿了,要出去吃一碗牛肉粉。他向郭霞要了三十块钱,郭霞说一碗牛肉粉也不至于那么贵。朱志红就感叹,哎呀,你把我管那么紧,有什么好处呢。郭霞掌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每个月只给朱志红三百,主要是烟钱。其他要什么开支,就得跟小孩一样,跟郭霞讨要,免不了被郭霞各种盘问,一个男人被约束到这个地步,朱志红也深感无奈。他自己是个死工资的单位,职位上没什么实权,更没什么油水。好在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状况,因为自己不能请别人,所以也绝少去蹭别人的饭局,除非是好友邀约才出去吃饭。交际少了,人也变得清心寡欲,闲时就网上看看网络小说,特别喜欢看玄幻类,有时候上班也偷偷看,看得如痴如醉。郭霞还说,你别以为看网络小说不要钱,将来眼睛瞎了,后悔都来不及。


朱志红出去吃夜宵,郭霞看看十一点还没回来,也没在意,知道他吃完后喜欢在街上逛一逛,看看热闹什么的,大凡是免费的娱乐,他都乐此不疲,碰到好玩的事儿,还会回家说老半天。而因为他手上没钱,郭霞也就无所谓他干吗了。对郭霞而言,管住钱就管住了男人。


这样的一个男人,居然会遭到暗杀。


根据刺杀的刀伤,专案组的意见,这是一个连环杀人案,凶手为一人。或者,可不可以认为,两个被害者与凶手都有仇恨。


第一个反应就是,两个被害者有没有关联?根据对其亲友的查访,两个人应该是风牛马不相及,目前更查不到两者有一致的仇人。


朱志红为什么会死在花柳巷中?


根据特勤人员的线索,当时在凯宾斯基的小姐月蕊终于承认,朱志红那天是他接的嫖客。月蕊很快就被带到局里问讯。她接的嫖客有两种,一种是回头客,另一种是随机的。朱志红是随机的,当时在巷口碰见的,谈了谈价格,本来是四十元,朱志红说三十,月蕊看他人长得还清楚,就带上楼了。哪知道朱志红磨磨蹭蹭,干两下就停下来,问七问八,跟查户口似的。月蕊不胜其烦,态度也不好,想把他赶下床了事。朱志红就批评道:“服务态度这么差,我要投诉。”这句话让月蕊印象很深刻。


这句话确实像朱志红的口气。根据单位的反映,朱志红是个相当讲政治、讲原则的一个人,对于上级下来的文件,每次都会自己认真研读,读通了,读透了,再传达,非常仔细,由于他自己文化程度不太高,对于文件精神总是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精力,单位里加夜班就数他最勤快,敬业精神有目共睹。对于传达精神,工作更是精细,大家觉得走走形式就可以的东西,他可不,非要一个个摸底检查,认为思想比行动更重要。搞思想工作、传达政策这种玩意儿,有点务虚,但朱志红就是能把它做实,态度差的,他就能扭转,让每个人从打心底为人民服务,这一点让大家都心服口服。因此他把这种工作的较真劲儿带到嫖娼中,可以理解的。


问题是,这样一个德艺双馨、家庭美满的人,怎么可能去嫖娼?连见多识广的周幸福都比较诧异。越是矛盾之处,越有内容,这是常识,朱志红有什么难言之隐,乃至有没有凶手的线索?周幸福觉得可以深挖。


审讯室里,月蕊脸上的线条有点僵硬,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仔细看来,表情充满无知,乃至对生活的漠然,给人一种破罐子破摔的贱的感觉。要是表情能柔和一点,笑容能深情一些,打扮有一点品位,周组长觉得她其实是一个颇有韵味的少妇,绝不至于当一个最低档的站街小姐。


“渴了吧。”周幸福递了一瓶水过去。


月蕊确实口渴了,迟疑地看了一眼周组长,咕咚咕咚就往嘴里倒水。样子相当粗鲁,脖子上一动一动,就跟有喉结似的。


“有孩子了吧?”周幸福淡淡问道。


城北的站街小姐,有两种,一种是有点年纪的妇女,最大的年龄能到五十以上,坐在小旅馆前揽客,对于门前经过的男人,不分老少,都问一句:“要吗?”主要的客户群体为民工、老人。还有一类是年轻的小姐,并不直接站台,而是客人有需要时旅馆老板用电话联系,随叫随到,做完一单拍屁股走人。后者稍贵,在细分市场上与前者区别开来。月蕊属于前者,大多是生过孩子的妇女,吃这碗饭各有各的来路。


月蕊木然地点了点头,迷茫地看着一脸慈祥的周组长,不明白这个人突然跟她唠叨家常作甚。


“应该上小学了吧?”周幸福继续微笑地问道。

“二年级了,刚考完试,语文是一百,数学差了点,九十五,昨儿刚跟我通电话。”似乎匣子被打开,月蕊一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如数家珍地说道。当然,也许这些话她憋在心底好久了。

“孩子的爸呢?”周幸福问道。

这种女人,一般情况下有两种,一种是离婚了,自己养孩子;一种是婚姻仍在,但瞒着家人出来干这种事。

“死了。”月蕊坚决道。


周幸福看了看她的神情,道:“说的是气话吧?”


月蕊眨了眨眼睛,周幸福从桌子上抽了一张纸巾递上去。月蕊的眼睛瞬间红了,眼泪就显而易见地渗透出来——女人是有了纸巾自然就有眼泪的动物。眼泪如一款神奇的化妆品,月蕊整个人突然生动起来,从侧面看过去,居然有钟丽缇的味道。


(未完待续)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