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中篇小说 >>综合 >> 作家陈楸帆科幻小说《巴鳞》
详细内容

作家陈楸帆科幻小说《巴鳞》

时间:2019-11-26     作者:陈楸帆   阅读


巴鳞

文 | 陈楸帆


巴鳞身上涂着厚厚一层凝胶,再裹上只有几个纳米薄的贴身半透膜,来自热带的黝黑皮肤经过几次折射,星空般深不可测。我看见闪着蓝白光的微型传感器漂浮在凝胶气泡间,如同一颗颗行将熄灭的恒星,如同他眼中小小的我。


“别怕,很快就好。”我安慰他,巴鳞就像听懂了一样,表情有所放松,眼睑处堆叠起皱纹,那道伤疤也没那么明显了。

    

他老了,已不像当年,尽管他这一族人的真实年龄我从来没搞清楚过。

    

助手将巴鳞扶上万向感应云台,在他腰部系上弹性拘束带,无论他往哪个方向以何种速度跑动,云台都会自动调节履带的方向与速度,保证用户不位移不摔倒。

    

我接过助手的头盔,亲手为巴鳞戴上,他那灯泡般鼓起的惊骇双眼隐没在黑暗里。

   

 “你会没事的。”我用低得没人听见的声音重复,就像在安慰我自己。


头盔上的红灯开始闪烁,加速,过了那么三五秒,突然变成绿色。


巴鳞像是中了什么咒语般全身一僵,活像是听见了磨刀石霍霍作响的羔羊。


那是我十三岁那年的一个夏夜,空气湿热黏稠,鼻腔里充斥着台风前夜的霉锈味。


我趴在祖屋客厅的地上,尽量舒展整个身体,像壁虎般紧贴凉爽的绿纹镶嵌地砖,直到这块区域被我的体温焐得热乎,再就势一滚,寻找下一块阵地。


背后传来熟悉的皮鞋敲地声,雷厉风行,一板一眼,在空旷的大厅里回荡。我知道是谁,可依然趴在地上,用屁股对着来人。


“怎么不进新厝吹空调啊?”


父亲的口气柔和得不像他。他说的新厝是在祖屋背后新盖的三层楼房,全套进口的家具电器,装修也是镇上最时髦的,还特地为我辟出来一间大书房。


“不喜欢新厝。”


“你个不识好歹的傻子!”他猛地拔高了嗓门,又赶紧低声咕哝几句。

    

我知道他在跟祖宗们道歉,便从地板上昂起脑袋,望着香案上供奉的祖宗灵位和墙上的黑白画像,看他们是否有所反应。

    

父亲长叹了口气:“阿鹏,我没忘记你的生日,从岭北运货回来,高速路上遇到事故,所以才迟了两天。”

    

我挪动了下身子,像条泥鳅般打了个滚,换到另一块冰凉的地砖。

   

父亲那充满烟味儿的呼吸靠近我,近乎耳语般哀求:“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这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哟!”

    

他拍了两下手,另一种脚步声出现了,是肉掌直接拍打在地砖上的声音,细密、湿润,像是某种刚从海里上岸的两栖类。

    

我一下坐了起来,眼睛循着声音的方向,那是在父亲的身后,藻绿色花纹地砖上,立着一个黑色影子。门外膏黄色的灯光勾勒出那生灵的轮廓,如此瘦小,却有着不合比例的硕大头颅,就像是镇上肉铺挂在店门口木棍上的羊头。

    

影子又往前迈了两步。我这才发现,原来那不是逆光造成的剪影效果。那个人,如果可以称其为人的话,浑身上下,都像涂上了一层不反光的黑漆,像是在平滑正常的世界里裂开了一道缝。所有的光都被这道人形的缝给吞噬掉了,除了两个反光点,那是他那对略微凸起的双眼。

    

现在我看得更清楚了,这的的确确是一个男孩。他浑身赤裸,只用类似棕榈与树皮的编织物遮挡下身,他的头颅也并没有那么大,只因为盘起两个羊角般怪异的发髻,才显得尺寸惊人。他一直不安地研究着脚底下的砖块接缝,脚趾不停蠕动,发出昆虫般的抓挠声。

    

“狍鸮族,从南海几个边缘小岛上捉到的,估计他们这辈子都没踩过地板。”

    

我失神地望着他,这个或许与我年纪相仿的男孩,他身上的某种东西让我感觉怪异,尤其是父亲将他作为礼物这件事。

    

“我看不出来他有什么好玩的,还不如给我养条狗。”

    

“傻子,这可比狗贵多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你老子可不会当这冤大头。真的是太怪了……”他的嗓音变得缥缈起来。

    

一阵沙沙声由远而近,我打了个冷战,起风了。

    

风带来男孩身上浓烈的腥气,让我立刻想起了某种熟悉的鱼类,一种瘦长、铁乌的廉价海鱼。

    

我想这倒是很适合作为一个名字。

    

父亲早已把我的人生规划到了四十五岁。


十八岁上一个省内商科大学,离家不能超过三小时火车车程。

    

大学期间不得谈恋爱,他早已为我物色好了对象,他的生意伙伴老罗的女儿,生辰八字都已经算好了。


未完……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