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散文 >>作家作品 >> 作家王红永:槐树的影子
编辑推荐
更多
详细内容

作家王红永:槐树的影子

时间:2019-12-03     作者:王红永   阅读


作家简介:王红永,男,1974年生于河南禹州,1998年毕业于河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曾在《青年作家》《莽原》《野草》《北极光》《文学月报》《嘉陵江》《林中凤凰》《黄河三峡文艺》《六盘人家》《玉屏文学》《老山》《关东作家》《青年文学家》《山东文学》《诗刊》等报刊杂志发表作品四十余万字。有作品入围2017年“赵树理杯”全国乡土文学征文大赛。现为河南焦作市作家协会理事。


槐树的影子

王红永


母亲正在我家门前整理那些刚从地里拔出来的萝卜,她远远看到姨祖母拄着拐杖又来我家找她的老妹说话了,就连忙招呼坐在院子里的祖父躲到了屋里。

姨祖母踮着小脚慢慢地踱到我家院里,她在椅子上坐定之后,把拐杖斜靠在墙边,去拍拍裤腿上的灰,又放着喉咙咳嗽了一声,就眯缝着眼去看那虚掩的屋门。

这几天闺女来看你了没有?

母亲问。

我来看看你娘回来了没有?

姨祖母回答说。

这几天闺女来看你了没有?

母亲又问。

都半晌了我咋还没吃饭,我早就吃过清早饭了。我来看看你娘回来了没有?

姨祖母回答说。

我问你这几天闺女来看你了没有?母亲趴在姨祖母的耳边大声说。

这次姨祖母总算听清楚了,她笑着说,真老了,啥也听不见,大妮来了,我让她来看看你娘回来了没有,说了半天她都不动,我来她又不让我来,我趁她去河里洗衣裳,我就自己来了。

姨祖母就坐在祖母经常做的那个位置,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朝屋里望望,门虚掩着,她不知道祖父就躲在门后面。

你娘还没有回来?

姨祖母又问。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她去她闺女家了。

母亲趴在姨祖母的耳边大声说。

你老公公也去了?

她俩都去了。她闺女家今年织了很多布,去给闺女纺线了。

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来,我算着都仨月零十天了。姨祖母说这些话的时候看着自己的手,她的手背已经老得只省下一层皮了。

姨祖母是从农历六月初六开始算的,那时祖母的确是去了姑姑家,祖母回来之后刚好碰到姨祖母去城里大表伯家住了,可没过几天,祖母就突然患重病不行了,姨祖母说什么也想不到祖母已经去世整整一个月了。

母亲和姨祖母说话的时候,祖父就用手抹着眼无声地站在门后,尽管母亲的声音很大,但祖父一句也听不见,他的耳朵已经聋了。虽说祖父的耳朵聋了,但祖父的眼不花,他隔着门缝能看到她们的嘴动,能看到姨祖母的脸,他也就知道母亲她们在说什么。他隔着门缝自言自语地说:

你可不知道你再也不能跟你妹子说话了——  

你可不知道你妹子再也不能去看你了——  

你可不知道你来串门你妹子再也不能给你端饭了—— 

尽管姨祖母已经九十五岁了,但她的心眼仍是没少一个。她对母亲说,我来一回你说你娘去她闺女家了,我来一回你说你娘去她闺女家了,她都去那么长时间,她都不想她姐?都不要儿不要媳妇了?都不要家了?是不是你俩吵架了?

母亲的心里酸一下强着笑脸说,你看你,我诳你这老婆婆干啥呢,你若不信你问你外甥。姨祖母被母亲的话说笑了,她唠叨说我这仨闺女不胜你娘这一个闺女。姨祖母说完这些话之后可能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不是太好,她就又接着说,你这外甥媳妇也是好媳妇。

母亲说我那两个表嫂子对你也不赖,人家都在城里工作,月月数数都给你钱花。

姨祖母说有钱不如媳妇守着呀,还是你娘有福。

姨祖母说话的时候看到了我家东院以前栽种木槿树那空荡荡的栅栏。她问母亲,你家啥时候把木槿树给砍了?母亲说今年春上木槿生了很多虫子,打农药也不见效,就把它给砍了。姨祖母说这是我和你娘年轻的时候一同在谷水河俺娘家移来的,俺家那棵好好的,你家这一棵咋就砍了?你娘回来肯定要生气。姨祖母有点失望地把拐杖放在地上,然后努力曲下身子把扎在腿上的带子解下来又重新绑好,她慢慢站起来说,你娘过罢年的时候说让我给她剪一双鞋样,我剪好了,她却住在闺女家不回来了。

姨祖母往屋里看了又看,她往屋里看的时候也就看到了我们家西院的那棵大槐树。姨祖母看到我家的那槐树之后说也不知道是咋了,她这些日子常常想起年轻时她娘家的那棵大槐树,她说她小的时候有一次和祖母一块去树上摘槐花,摘了满满的八蓝,她们姐妹俩把那些槐花做成了槐花馅的菜包子拿到集市上去卖,结果把镇上王麻子家出了名的柳笼小包子都给比下去了——她还说当年她的老父亲之所以做主把她们姊妹两个都嫁到了同一个村子,就是希望她们姐妹两个互相有个照顾。

人老了,有时候说话也就东一句西一句的没有一点连惯性了。姨祖母回忆的这些往事的时候也就象是说梦话一样,母亲也就认真或是不认真地去听,也就胡说乱答应地嗯嗯嗯嗯的应答着。

临近中午的时候,姨祖母的大女儿从河里洗完衣服来找姨祖母了。姨祖母的大女儿也就是我的大表姑这段时间一直住在姨祖母里伺候她的老娘。不用说,祖母的突然去世使她们猛然感到生命的脆弱和不可预知,后来,姐妹几个就商量轮流来陪伴姨祖母过夜,以妨万一有突发事件的时候也有个人照应。表姑悄悄地问母亲是不是姨祖母知道了祖母的事情,母亲摇摇头,她们的这些表情被姨祖母看到了,姨祖母有点不高兴地问:

你俩背着我说啥呢?欺我老了,听不见了?

给你孙子提个媒岔,让你作太姥姥呢。表姑大声回答说。

姨祖母抿着嘴笑了,说自己上辈子好修果,都熬了四五辈人了,临走的时候,姨祖母又让母亲给她拿了几颗熬制姜汤治咳嗽用的姜和老葱,心满意足地去了。

门慢慢地开了,祖父探出身子,他怅然地看着姨祖母拄着拐杖离去的身影,自言自语地说:你永远也不得见你妹子了呀。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