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诗评乾坤 >>中国诗评 >> 乳虎啸《木椅之晨》诗歌评论
详细内容

乳虎啸《木椅之晨》诗歌评论

时间:2019-12-07     作者:乳虎啸 黎落   阅读


诗人简介:乳虎啸,本名杨雨,1987年生,河南南阳人,毕业于河南大学文学院,江门市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于《作品》《中西诗歌》《诗歌报》《江门日报》等,获《诗刊》诗歌创作活动青年组现代诗优秀奖。现居广东江门。


■ 木椅之晨


乳虎啸

伸出两只手煽动空气

我猜测她以这动作维持

血液的流通。不至硬化


周边没有人,在木椅上

她躬着腰,头向下垂着

从背后看到她的布衫和头发


在她这个年纪,摇摆身体

已经很吃力。被锁定的部位太多

只好坐着。天已经很凉了


前面的河正在迎接晨光

波光粼粼,绿水流得畅顺

树在风里晃动着,显得安静


诗歌评论/鉴赏:


整首诗显出静谧、幽深、时间缓缓流淌的氛围。前三段用白描陈述一位落入时光深处的老妇人的形象。“煽动空气”这个动作很有深意,仿佛一只振翅待飞的蝴蝶,但蝴蝶有无限可能性,象征美、绚烂和生机盎然,而空气却是虚无的,无指向的,这就形成了显而易见的冲突性,一个老妇人的内心被展示出来。进入第二阶段,周围没有人,这个值得注意,人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有人?她本需要关照啊。这个没人关照的寂寞的老人因此越发显得孤寂,诗作开始有一种灰色的沉重的气息流淌,几乎将人打倒。这个孤寂的形象在第三段被锁定,生活的经历和时间的枷锁将她固定在一个窄小的圈子之内,她已经无力挣扎,仿佛落进深深的凹陷,只能坐着,“头向下垂着”。最后,诗人用现实的春意喧闹反衬老者的孤寂,一动一静,动静对立的视觉冲突下,诗作抵达最后的高潮戛然而止,留下可供读者思考的空间。总体说来,这首诗清晰流畅,在画卷般的呈现中具有一定的现实批判意义。(黎落


这是一首隐藏了复调时间结构的诗作。第一段最后的“不至硬化”与“血液的流通”同时出现,让人联想到血管的硬化,衰老的暗示。请注意此处句号的使用,它将连贯的意象区隔,但不是打断,而是连接,使“不至硬化”与第二段中“在木椅上”产生诗行空间的对应关系。可以说,木椅是树的硬化或者锁定,她“摇摆身体/已经很吃力”是对暗示的衰老的锁定,但摇摆的动作又让人联想到这是一棵被硬化成木椅前的树。最后一段的“树在风里晃动着”,与第一段中“两只手煽动空气”呼应,顺畅流动的河水与“血液的流通”呼应,是形象的延展,也是对衰老这一隐藏语义的关照。(大象


暮年老妇与初晓晨光,作为象征衰老与新生的两个意象,在诗歌语言的结合下弱化了二元对立的差异冲突。万物新陈代谢的无奈和伤怀,转化为对于自然规律的淡然与释怀,体现出的自然哲学使诗歌颇具静谧之感。“伸出两只手煽动空气/我猜测她以这动作维持/血液的流动。不至硬化”,对老妇的客观描述加之主观猜测判断,使得老妇的迟暮之态更为鲜明深刻。粗笔画描写,简洁的语言勾勒,体现了适当的疏离感,仿佛作者与读者在共同观赏一幅老妇人坐在木椅上迎接晨光的田园风景画。最后一段是对自然景物的动态描写,但有前三段对老妇迟暮之态描写的气氛烘托,凸显了动中之静。从老妇回归自然,从迟暮走向晨曦,自然事物新陈交替的主题得到了再度升华。(裴宋雅凛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