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诗人冬青:让疲惫成为新一轮的觉悟
详细内容

诗人冬青:让疲惫成为新一轮的觉悟

时间:2019-12-18     作者:冬青   阅读


李丹丹.jpg


诗人简介:冬青,原名李丹丹,生于1970年代。现任教于云南一所高校,教学工作之余零星写作。有诗歌、散文、评论发表。2015年真正开始诗歌创作。


▍诗意照亮幽居的房


我其实不讲。

只想。

我看见言辞的剑雨洒下来了,

一叮一叮,

风格各异,

但都爱恨浓重。

一叮一叮,

叫嚣飞驰,

钉住了生之旷野的无常变异。

但我裹束它们,以使嘹亮的单簧

只落满我幽居的房间。

它们放射夺人的色彩,喷吐

长枪短剑的火焰,

也只照亮我黑暗的,

日夜。


2017年12月15日



▍行吟诗人的借口


我做不了行吟诗人,

喝到酩酊大醉,

也无法躺倒在澜沧江畔,

嘎玛的乡村大道上仰面朝天睡去。

我猜测行吟诗人的心中,

有遍地皆是我的疆场的自在。

他们以我无法到达为借口,

一遍又一遍,

以言辞抖落浊江巨浪,

炫耀他们那些亘古的山川,

统统飘摇在极远极远的,

神的家乡。

我只能猜测。

以一种谦卑,

抑或挟制的思路,

仰望。


2017年6月10日



▍遭 遇


我知道又遭遇了语词的冬寒。

虽夏日迟起,

笔尖却裹紧了冬装,

零风碎雪肯定不同以往,

需等候,需徘徊,

观测与衡量。

要在念念不忘中掘出新的面相,

鄙视就对了。

鄙视充满你言辞的空当,

言说就会溢满芬芳。


2017年5月5日



▍这里的女人


如何把这个自我调教得顺了意,

我在风雨中已辛苦了多时。

墙角的蜀葵终于开了,

时间似乎呈现出亮色,

哦,大多数人生都不是阐述道理的,

大多数女司机都是新手。

大多数时候,

这里的女人,

是迟疑的,是缓慢的,

是模糊的,是挣扎的,

是充满着悖论的。

也许,暂时的停泊,

会在大河转弯时,

再一次让疲惫成为新一轮的觉悟。


2017年5月24日



▍转弯时我遇到秋林和终场曲


终场曲是散漫的,

磅礴汩汩流动,

漫过秋林,

渗到彩色小山的那边去。

小提琴没有杂音,

刺到耳鼓时,

惊动了目光捕捉的暖阳,

刀一般斜插至我盘旋的弯道。


有人颤抖落泪,

哪里的秋光都美好,

不只故乡值得炫耀。


2017年12月13日



▍一片景


大风中醒来一个头痛的人,

草地上晒过来一缕金色的秋阳,

一个茫然的心房隐约起意,

一个光洁的斜坡刺进远行的云朵,

平庸的店铺前闪过傲慢的车队,

无语的路中心漫步着一辆老妇推动的轮椅。


挤入秋风飞掠的一片景,

需要什么,

倚靠以前行。


2017年12月12日



▍我的秘密丛林


黑暗中,人们埋藏了相同的秘密。

夜色正浓,

颜色恰当,

在绝望中重新拟定方向,

来日如何地茫茫。


将一堆肉和藕节焖入压力锅后,

我知道,那些树,

我得一棵一棵去征服,

最终让它们排成行,

密集于我的丛林。

这谜底多么玄妙,

无限的搅扰,

与一直蒙昧的眼神,

在路途中阻碍心灵的歌唱。


无非就是线条,

重逢着你神秘的天光伟大的色彩,

一切,

散布着来去无踪的岁月烦恼。


2017年3月29日



▍脸部的素描


静下来,

面容间才显出情感的多样性,

从心底刻画出深刻的在意。


一些旧的情感,

堆积如山。

只待一层层播送到眼部的皱纹间。


一些层叠在西边的山岭上,

有火红的攀枝花映照,

那是些可以虚无化的情感,

空空树立起我灵魂里的崇高和神秘。

另一些安静地待在破旧的红砖房,

土基墙的围栏,

梧桐树与夜来香,

在暗中混合摇曳的油灯光。

还有诸多安放在或许海的他方,

一任风波荡漾。


都来不及啊,

突然就有了离奇的打算,

销毁了一切的目的,

必须重置理想,

来路是多么的浮泛~


2017年3月24日




▍我愿意静成一株植物


太迟了,

我已无法站成一棵木棉,

我也不想。

太累了,

我再不能挺拔于风云雷电,

我也无意。

我只想潜伏为一株小草,

这株盈盈麦草,

美丽的身姿只为自在而生,

清醒的脉络只朝云天延展,

有温润的露珠,

滴落我孤寂寥然的诗句,

也有悄然而至的阳光,

晾晒我秘密居住的相思旷野。

我便是最愿意的那一个,

静成一株植物,

于长太息里默然伫立,

表面的时光中静谧如眠,

简约的脉络下情意绵延。


2016年6月30日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