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小说 >>短篇小说 >>原创短篇 >> 金鋆铃短篇小说《美丽的谎言》
详细内容

金鋆铃短篇小说《美丽的谎言》

时间:2019-12-30     作者:金鋆铃   阅读


作家简介:金鋆铃,女,名王云凤,出生于1973年春,第一故乡湖北省鄂州市段店镇中咀村。业余创作二十多年。1993年开始发表作品于《我与诗歌.当代青年新绝句》、1997年任《党旗飘扬》一书记者、采编。2003年开始南下深圳漂泊十一年,《打工族》、《西江月》|《观澜河》、《理士人报》等众多的报刊杂志有作品发表若干!现为自媒体人,经营个人公众号鄂州梧桐树下文化传媒和鄂州梧桐叶上文化传媒。


(短篇小说)


美丽的谎言

金鋆铃


2018年12月18日,隆冬时节阴雨纷飞,像此刻人们潮湿的心灵。王叔叔决定在这一天下葬儿子红红。


亲友团微信群里从红红出事到现在为止三天了,信息滚动播出着最新情况:


12月16日凌晨一点十分:红红不见了——叔叔的图像发的信息,旁边加了着急的表情。


一点十五分:老王莫着急,工地寻找了一遍,没有人。工地上的一位工友甲说。

一点三十分:老王,老王,附近的网吧找了一遍,没有人。工地上的一位工友乙说。


二点:老王,K歌的地方没有。工地上的一位工友丙说。

四点:老王,附近的酒店找了一遍,没有投宿记录。工地上的一位工友丁说。

……


五点:“老王,找到了……可是……没了……“”工地上的一位清洁工打来了电话,后面是一串长长的大哭的声音。


王叔叔立即在微信上来了一个统一回复:找到了,大家都辛苦了,今天休息吧。


这个信息让亲友团微信群里人们紧紧楸着的一颗心安定下来了,可是,没了又是什么意思呢?叔叔一夜未曾合眼,他一支烟一支烟地抽着,他懂清洁工的意思,因为这个人是他没有出五福的堂弟外号老五排行也是老五,出生的时候吸入过多羊水导致脑损伤,智力低下还说话结巴。他说的没了就是死了的意思。按照村子里的辈分,老五应该喊王叔叔大哥才对,可是他只会跟着其他工人一样喊他老王。


工友甲、乙、丙、丁都是跟王叔叔年龄不相上下的同村人,平时都是老王、老李、老张、老陈一样地喊叫起来方便。大家虽然为寻找王叔叔的儿子红红奔忙了一夜,此刻老大通知休息却都没有各自散去,都聚集在王叔叔的临时出租屋也是办公室里。


王叔叔的办公室设在工地对面的一排两层居民房,每一栋楼都是七十年代老式的三居室。王叔叔租下了相邻的两栋楼给自己和工友们居住。其中最边上的一栋楼一楼做了仓库,二楼王叔叔和婶婶住在进门的右手边的一间,他们的儿子红红住在左手边的一间,中间的堂屋保留出来做办公室和临时休息室。堂屋的两边是一排排用木料加木板定制起来的长凳,中间的就餐桌子也是用木板定制的。每天的上班前和下班后这里其实就是工人们的活动中心。隔壁左手边的红红虽然有一个人自己独立的房间,虽然有电脑、音箱等设备,还是时不时被堂屋里传来的喝酒声、猜拳行令声所干扰,所以附近的网吧、游戏厅、歌厅就变成了红红经常消遣的地方。


红红今年虚岁十九岁,是王叔叔家的第三个孩子,唯一的男丁,他上面的两个姐姐早就出嫁了。很小很小的时候,红红就跟村子里其他的男孩子一样被父亲、母亲寄予了厚望:“你是家里的唯一的男孩子啊,你一定要努力读书,将来才可以出人头地啊”“读书,上大学是跳出农村的方法!唯一的方法”!


然而非常可惜的是,红红在2018年的高考前夕病倒了,他从普通的高考忧虑症转化为抑郁症。他从最开始的不合群到完全自闭了,他不喜欢参与任何同学的生日会、庆祝会,他一个人默默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日里昏昏沉沉睡去。照顾他生活起居的奶奶送饭菜来,他就默默地把它吃完、放下,又去睡觉了。他不与人交流不与人说话。直到他默默地参加完高考,直到高考的分数线出来,直到他各科成绩不足两百分的结果出来,他就那样对着前来探视他的亲友们说了一句话,又好像是在喃喃自语:没希望了,没希望了。


王叔叔和婶婶听说了儿子的病情,在百忙之中从武汉的工地抽空回家了。他们一个是包工头一个是厨房阿姨,工地上的人员安排、生活起居都是夫妻二人齐心协力完成的。所以儿子红红从小就和奶奶罗婆婆一起居住。他的一切生活都是罗婆婆操劳的。王叔叔和婶婶在家里滞留了几天,他们请来了湾子里有名的巫婆将房子的布局做了调整,他们修缮了楼梯的护栏,加高了院墙,就是没有进入到儿子红红的心房。


临走的时候,罗婆婆可就不乐意了,红红是自己家唯一的孙子,可是他的父亲、母亲心里眼里只有工程、只有工人,儿子红红都病成这样了还是要落在家里?


“红红你们带走,他病成这样都是被你们逼上学逼的”罗婆婆对儿子媳妇说。


王叔叔和婶婶一阵子沉默,儿子十八岁了,都长成大小伙子了。自己除了每次回来送钱送衣物生活用品,都很少与儿子交流,儿子从最初的叛逆变成了现在的沉默寡言,都是自己做父母的失职了啊。经过一番思量之后,夫妻两个决定带着儿子一起去工地生活。工地在武汉一来可以欣赏风光,二来在工地上锻炼身体让他知道能够学习是多么的不容易,然后乖乖地回去学校复读继续准备来年再战高考!


“红红如果不愿意读书,你们就别逼他了,让他出去打工,他愿意去深圳打工”罗婆婆又不放心地对儿子媳妇说着话儿。因为红红曾经暗恋的女孩子去了深圳打工,红红曾经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被父亲、母亲否决了,他的任务就是读书、考大学、出人头地。红红身上背负的是整个家族的光荣使命。


在2018年8月31日以前直至父母带自己走的这段时间,红红是快乐的,他终于可以跟父亲、母亲生活在一起了。虽然他还是不愿意多说话,但是父亲、母亲为自己准备了房间、准备了电脑,自己在跟着叔叔们学干活儿完工之后,还是可以在电脑游戏中寻找成就感的,因为在英雄联盟里自己就是英雄!可是红红还是失望了,父亲、母亲还是决定送他回去读书!


于是在2018年的9月1日,父亲以自己工作太忙为由请出租车司机代送红红回家。出租车内将红红的换洗衣物以及电脑主机电脑桌子都塞满了。可是红红不愿意回去,红红不愿意参加考试,可是他能够有什么办法逃离这种被安排的命运呢?于是在出租车行至长江二桥的时候,一向不爱说话的红红开口说话了,他说:“叔叔,叔叔,我没有见过长江二桥,您让我下去感受一下它,摸摸一下它好吗”司机不知道红红有什么状况放他下车了,绝望中的红红第一次产生了寻死的想法,他开心地向司机大叔挥了挥手:“再见了大叔,你是我在人世间见过的最后一个人”。红红笑容满面的低语声随同他迅速地跨栏、飞跃一起跳入了滚滚长江东逝水中……


红红在长江二桥跳水了!《高考少年绝望自杀落水,护桥守卫队奋战二十四小时救回!》湖北日报、楚天都市报分别在2018年的9月2日、9月3日跟踪报道了红红第一次自杀跳长江二桥的湖南幸运赛车,这些湖南幸运赛车记者们闻风而动追踪到了红红的住院部,也追踪到了红红父亲、母亲的工地。红红一下子变成了湖南幸运赛车人物,他被人们包围着问东问西。他大谈自己对高考的恐慌,大谈自己对父母包办生活、安排前途的种种限制、种种苦恼!于是,那些湖南幸运赛车的炮制者们又连夜赶制了一批新的湖南幸运赛车《跳桥少年康复记之高考观》、《跳桥少年康复记之我的前途》……


红红变了,红红的性情大变,自从跳桥事件之后,自从自己莫名其妙地变成了“湖南幸运赛车人物”之后,红红从沉默寡言的少年变成了侃侃而谈的“油子哥。”他终于可以留在工地了,他终于可以不用上学了,他用自己的“死”为自己挣来了这一切!如今生命重来生活多么美好!大家都说红红住院的时候治好了抑郁症!红红变成了阳光少年生活又回归了正点!红红亲热地喊父亲的同事们叔叔,红红亲热地帮母亲洗菜、摘菜,红红经常地抚摸母亲的头发,一边抚摸一边楠楠地说:“怎么又多了这么多的白头发?怎么又多了这么多的白头发?”


但是红红自己知道,自己的抑郁症更严重了,自己经常出现幻听、幻觉。自从跳桥事件之后,包工头的父亲体恤儿子,怕儿子红红做苦力活身体吃不消,安排红红开行吊,就是借助行吊这个工具将各楼层需要的砖头、砂石、水泥运送上去。工地上的楼层在一层一层地增长着,看着空中缓缓上升的行吊,多么像自由自在的精灵啊!如今我虽然可以不用读书那么辛苦了,可是我还要学着赚钱、学着生存、学着应付别人,甚至是应付亲人……这一切的一切都太累了,太累了,唯有一死才能摆脱!唯有一死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


红红经常地头痛欲裂,红红经常地整夜整夜的失眠,他睡不着觉仿佛总是听到有人在耳边说:“去死吧!去死吧!死了我就给你自由!”红红终于决定在12月16日这一天离开人间了,因为这一天是自己的生日,终日忙碌的爸爸妈妈忘记了,自己在吃晚饭的就餐时间提了提,可是喝了酒的包工头父亲却说:


“生日,十九岁生日;庆祝,怎么样庆祝?老子十九岁的时候还在跟师傅和灰呢?”


红红的母亲是一个唯丈夫命令是从的人,儿子的生日自己忘记了,丈夫也忘记了,在农村没有过生日的习惯,现在跟老板打工自己虽然承包了一点点工程,但是工人的工资钱、伙食费、房租费都是自己预先垫付出来的,等工程全部完工验收合格之后,王叔叔才可以拿到这些工程款,所以他们夫妻两个都忽视了儿子的异常举动!都忽略了儿子脆弱心灵渴望呵护的需求!


于是在2018年的12月16日深夜子时过后,红红沿着楼梯来到了自己白天开行吊运行的三十层楼上,他看到了行吊静静地停留在那儿如同一位好朋友等待着自己的到来。他抱着它亲吻它犹如亲吻自己的情人一般,然后他的幻觉又开始出现了,他想象着自己抱着行吊在空中飞舞是多么精彩的画面,他想象着自己如今真的身轻如燕了……


红红死了,他抱着行吊坠落下来了,从三十层楼上凌空而下,大脑着地血肉模糊。是王叔叔工地的清洁工老五发现的。他这一次的死是真的。


王叔叔以及工地上所有的叔叔们都默默地围拢过来,他们看到了红红真的如一摊红红的血肉一样的尸体。然后就是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之声:


“红红啊,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

“红红啊,你怎么叫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在大家哭嚎着说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时候,王叔叔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母亲,自己的母亲如今八十多岁了,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唯一的孙子不在了,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的孙儿还死的这样惨烈,她老人家如何承受的住?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那一幕:王叔叔决定在12月18日这一天下葬儿子红红。


12月18日凌晨四点,一辆装载红红骨灰的灵车回到了家乡小山村,没有鸣笛没有奏乐甚至没有弄出半点声音。小山村的工友们陆续回家了,他们拿来了洋镐、铁锹等工具,在一片阴雨蒙蒙的昏暗的路灯下,来到了村头那一片开阔的集体自留地,他们轻轻地挖着泥土,默默地流着眼泪。一切的一切都是靠叔叔的手势来进行。终于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一个宽宽整整的坟墓挖掘成功了,红红将要在这里长眠了,人们将红红的骨灰盒郑重地安放在了坟墓里,掩上了泥土,插上了田野间的枯枝,就像不曾有过这个坟墓不曾有过红红这个人一样。


12月18日凌晨五点,儿子红红的后事终于处理妥当了,王叔叔带着工友们去了一趟镇里的馆子。他在这儿跟众人提了一个要求,就一个要求:瞒住母亲,瞒住红红的事情,然后就是一个扑通给大家下跪了。王叔叔的工友们答应了,王叔叔说,以后任何人问起红红的事情,就说红红去深圳打工了,红红去深圳打工了……


红红去深圳打工了,这是一个美丽的谎言,这是一个人人都必须说的谎言,因为王叔叔的母亲罗婆婆还在,因为罗婆婆一直都相信孙儿红红是去深圳打工去了.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