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诗歌阅读 >> 诗人米祖:幸福的小洋楼
详细内容

诗人米祖:幸福的小洋楼

时间:2019-12-31     作者:米祖   阅读


米祖.jpg


诗人简介:米祖,本名黄春旺,湖南祁东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湖南省作协会员,毛泽东文学院学员。业余时间一边写诗,一边撒播人间诗意。有作品入选多个选本,偶有获奖。现居古城永州。


岁月的河流在快而慢慢地流淌

米祖

 

■ 破旧而苍桑的老房子

 

“路的两边是田,田的两边是山”※

山坳里的老房子,是老爷爷遗留下的

木格子窗户上贴着塑料布,风雨从缝隙里

钻进去。瓦上长苔,满墙的裂纹

破旧而苍桑的外貌是故乡的扉页

 

父亲与母亲在这里结婚

五个哥哥和我都在这里出生

子宫是最小的房子。1972年我出生时

母亲自己剪断了脐带。襁褓是最柔软的房子

后来,房子越来越旧,越来越小

 

大清早,生产队长会吹哨子,用方言喊话:

出工了、称牛草了、分谷子了、分红薯了

队里的会计在一旁忙于拨算盘、记公分

我的童年注入了社会主义公有制色彩

 

墙上的广播神奇得像个童话

上头的精神总是从那里落下来

铁哨子是最有权力的事物。队长一吹

群众都会聚焦起来开会、出工、听广播

天地回暖,乡亲们向着旭日升起的方向

  

 

■ 涂上国画色彩的家园

 

1979年冬天,父亲提前退休

改革开放的春风,以及

一大卡车树木和树板一并回到农村

此后,拉线、丈地、打砖、挖基脚

家里的第二座房子在阳光和雨露里落成

 

傍水而建,一亩多地独立成院

后院围墙用石头砌成。前院是蔷薇扎成篱笆

白墙黛瓦倒映在水里是一幅现代素描

客厅、沙发和茶几像小说里的新词

被父亲第一个带进村里,放进新房子里

 

父亲是我心目中的人物,他懂嫁接术

原本发育不良的村庄和果园有了方向

除了家里温饱,水蜜桃、黄皮梨、葡萄、柑桔

都去到了集市,去了远方

如我青春期的青涩和叛逆被现实彻底交换

市场经济的阳光开始融进了田野山川河流

 

1989年父亲被县政府授予“绿化家园标兵”

院里香樟、槐树、桂花树和竹林作证

它不仅仅是一块奖牌,也是一幅乡村画

后来,美丽家园一次次涂上了国画的色彩

我们的幸福在“小康”的方向盘上

越走越丰满,越转越有特色

 


■ 幸福的小洋楼

 

后来的20年30年,兄妹及侄辈们

在不同的城市,成了家,有了自己的房子

一套、两套、三套,房子是一个缩影

也是一个巨大的容器

粮食、烟火和爱都盛放在里面

 

2013年,垂暮之年的父亲母亲

把自己后半生的积蓄和沉淀兑换成

钢筋、水泥、河沙和红砖

一栋三层的小洋楼房从后院矗立起来

像一种信念,完成了一个使命

 

现在,乡村振兴,小洋楼是那样幸福

除了公路相通和蔷薇相伴,祖国还准备了

草地、秋千、互联网和每一个早晨

两个老玩童总是把秋千荡起新高度

如同他们健康增长的年龄

如同我们稳步增长的幸福指数

 

父亲与母亲结婚成家70年了

与共和国同龄。小家紧跟大家的步伐同成长

那些有年份的事被祖国的复兴号列车

高速度,拉远拉长。父亲母亲留在原地

房子留在原地,文明村留在原地

来自祖国心脏的好声音与70年前一样

总是不断地传下来

 

一条岁月的河流在快

而慢慢地流淌


备注:此作品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我和我的祖国”主题创作,刊发于《湖南文学》2019年第9期,《潇湘》2019年第3期。

※:出自彭学明老师的《娘》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