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图文 >>诗人风采 >>女诗人 >> 索妮娅诗歌:我只一句一句在人群中行走
详细内容

索妮娅诗歌:我只一句一句在人群中行走

时间:2020-02-21     作者:索妮娅   阅读


索妮娅.jpg


诗人简介:何蕾,笔名:索妮娅(sonia),北美中文作家协会会员,加拿大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加拿大大华笔会会员 。 曾在“白昼之月” 诗歌大奖赛中获首奖婵娟奖。出版过两部长篇小说,并被加拿大部分图书馆收藏。其中长篇小说《战争纪事》被评为畅销书。近期还出版了《时光流韵》诗集合集。《石路花语》微刋特约作者。其作品散见于中、港、北美媒体及网络。


■ 冷兵器对峙之时


我只一句一句

在人群中行走

沉浸在,暖与寒流之间


我做梦时,敬畏狂热

不曾大打出手

或像山峦崩倒,江海咆哮


我只牵一缕云

看它悠远绵长

在阳光倾泻中,清灵透亮


潜入一片阴暗

又跃进一片光明

在冷兵器对峙之时

唱一曲温暖的歌


希望干裂的土地

在歌声中合拢

深根的呼吸

沿着古老的叶脉

舒展流畅



■ 拯救你的狐仙


我是你膝上的缠绵 

眉梢上的影 

唇边吹散的半粒尘纤 


我在阳光里,色彩斑斓

 闪烁迷虹

入夜化仙音袅袅 

缥缈的歌幻 


我在三生梦里 

飞来往复 

牵情丝万缕 

织成七彩锦缎 


我在灯前 

摇你梦中银铃

不寻功名 

但求你意醉情迷,娇痴宠恋 


我是寒窑 

伴你夜读的狐仙 

金榜时也让你难舍依眷 


魅惑着你千年万年 

成就了你世世纯情 

千古痴心不变



■ 如果还爱 


互相陪伴 

大风刮起树上的叶 

满世界都是散乱的飘零 


我们一直走走散散 

向着彼此的方向努力聚拢 

气流,吹乱了 

忽远忽近的距离 


但如果你还爱着 

还远远地,彼此伸着手 

心还怦怦地跳


我们就会在一起 

就会相依着 

走过一生 



■ 爱 情 


挂了一层灰 

堆积在曾经 

点着香炉的绿纱帐 


堆积在落满 

樱红的黑色泥土 

你远去的身影,随风飘 


小姜饼的外壳包裹着 

白色糖霜 

有甜甜的心脏 


已久远 

外面那层灰,越积越厚 

思念 

像春天钻出的绿芽 

在枝丫间,疯长



■ 月光解开黑夜的外衣 


和你比退潮 

汹涌的海浪转瞬移退千里 

留下嶙峋的岩 

和带不走的气泡 


奔忙的蟹 

细数它一步步惊悸

见不到波上星 

在裸露的沙滩 

和遗留的海藻共枕寒凉 


夜停止了喧嚣 

远方的地平线 

摇曳着银色光 

那是月的手 

将黑夜的外衣,一寸寸剥离 



■ 情人.玫瑰 


其实我也想你 

像遥远的青山下 

掩埋的一阵心跳 


像画中的影像 

平添了 

五彩神秘的呼吸 


在天空的另一半 

朗日游走在你额头 

霞光抚摸着你颈项 


我也贴你越来越近 

能碰触你,微张的红唇 

和手里捧握的----玫瑰 



■ 雪 


如果这个世界 

奇冷无比 

天,就会下一场雪


如果大地阴朦晦暗 

雪,就会覆上一片

 银亮的洁白 


如果怪石狰狞,枯枝嶙乱 

雪就会落下它

 一层又一层的松软 


雪融了,花也就开了 

鸟飞回来,江河变暖 


雪铺满 

每一个肮脏龌龊的角落 

让纯真的孩子在它的白毯上

嬉笑欢颜 



■ 往事无霜 


我从枝头跌落万千片叶子 

万千朵花 

我被风带走 

飘到很远的地方 


我跨过山越过海 

穿过苍茫原野大地 

凌乱的羽翅 

在墨色中融入月光 


我不停地寻找血脉 

忍受酷暑冰寒 

我学会像候鸟迁徙 

衔起枫林外撒落残阳 


我在天地间盘旋 

栖息古老皲裂的古木 

看它伸向天边,开枝散叶

一抹猩红的晚霞

 涂抹它 

映照它,往事无霜



■ 回形针  


一圈一圈收回 

探出的手臂 

抖落有重量的呼吸 

在骤然弯折的跑道上 

搂抱自己 


无边界伸长 

刺穿天边云彩的脉络 

却一点一点止住 

反身环看 

巨大空旷的虚无



■ 梦境里 


梦境里伸出手臂

让坠落的雨水 

不要再滴 


我们一起去骑车吧 

去一座小岛 

看阳光下的椰树 

在暖风里轻摇 


世界永远奇形怪状 

无穷尽的词语 

不停歇地寻找 

突围变异的力量


我只在乎你 

和你口中的那支歌 


我们将岁月,贴在 

时光的光柱上 


天空的瞳孔越升越高 

我们的笑,也无声无息地 

飘散成粉末,碎裂成尘霾



■ 戏剧舞台 


当所有的掌声 

雪花般向他飞落 

他枯枝般,悬挂台前 


过往的云烟 

在优美的沉迷中 

一浪高过一浪 

那尖利的诉求 

挥舞着明晃的光之剑 


血的花 

开在白色沸腾的水下 

交出去一生 

在劫掠之后悲天悯人 


C,最尖锐的顶点 

当台下的掌声雪花般飘落 

他像枯枝,像枯枝 

悬挂在台前 



■ 高速路 


高速路,在眼帘 

无限延长 

灰色的弯转,一望无际的前方 


窗外的风景 

在提速中掠过 

震颤中模糊了 

原野涂抹的牛羊 


耳畔是风啸 

声音无法聚焦 

高速路 

在精疲力竭的疯驰狂奔中 

终点找不到句号



■ 哈哈镜 


你变形了 

在哈哈镜里 

出奇的伟岸 

出奇的渺小 

这一切,在镜里成真 


你相信你的头发你的眼睛 

你的鼻子你的红唇 

你相信被扭得弯弯曲曲的线 

表情荒诞不清 


却忘记了哈哈镜 

它在偷着乐 

它望向你 

和被你抛在脑后真实



■ 山之念 


森林变化了游泳的地点 

世界走在我的后方 

山和海,是凹和凸的镶嵌 

世间妄语散发无数评说 


风只淡淡地 

朝它刮起的方向 

席卷之地 

不问对错由来 


那些本也是没有的 

山之念 

静默地坐落 

林蔼深处是一座禅堂



■ 女 人


植物 

从冰凉海水泡沫里钻出 

爬上藤台 

凝望她的眼 

凝望多年前铺展的绿 


是长长齐耳的发 

影子隐在春天嫩荷的叙述里 

擘一枚皙白的臂 

风,细语轻声 


他们在膝间 

讲着没完没了的故事

在若干年中 

一直沉浸其间 

每次他看见海 

就看到她的海岸线 


鎏金的碎银 

悬浮在柳绿的枝叶 

蔓延流淌过 

夕阳猩红的绚烂



■ 白色情侣 


你向我心底,射入 

最柔的一束光 

那如水般的爱恋 

便为你轻扬 


我顺着白色的暖流 

随你回故乡 

手牵着手儿 

空气里,丝丝甜的味道 


到处都挂满 

相互凝望的深眸 

空中还飘着天籁 

落满溪流小径 


时间不再骑马追来 

白色的山道上 

雾飘扯成长长的婚纱 

包裹住人间传奇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