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诗途 >>乾坤摘诗 >> 诗人林东林:傍晚的光线从窗外洒进来
详细内容

诗人林东林:傍晚的光线从窗外洒进来

时间:2020-02-28     作者:林东林   阅读


■ 线

 

从一天的忙碌中回到家

洗完澡坐在台灯前

没有任何想法地枯坐着

在这会儿我不知道

能做点儿什么

我取出一支笔和一张白纸

那是一支黑色碳素笔

一张泛着亮光的白纸

我在白纸上点下一个点

以那个点为原点画出一条线

我可以画出一条直线

也可以画出一条曲线

我画出的是一条不规则的线

它在白纸上拐了很多道弯

现在还在继续拐着

而我在享受着它的拐

就是这样,在这个深夜

这条线载着我

驶向我们从来没去过的地方

 

 

■ 二十楼的雨

 

临近傍晚的时候下雨了

我听到一阵阵雨声飘过来

我听到了这是我的雨

这是二十楼的雨

二十楼的雨落到十九楼

那就成了十九楼的雨

十九楼的人听着十九楼的雨

接下来落到十八楼

那就又成了十八楼的雨

十八楼的人听着十八楼的雨

一楼的那些雨是另一种雨

它们会直接落在叶子上

雨棚上或者地面上

发出清脆的一声又一声

住在一楼的人会听见那些声音

住在一楼的人是另一种人

 

 

■ 谁的牛

 

山坡上我看见一头孤零零的牛

一头正在低头吃草的牛

不知道是谁的牛

山坡上没有人只有那头牛

一边走一边吃草

拖着一截黑色的缰绳

可以把它牵回家去有一刻我想

那样它就成了我的牛

不再是谁的牛

谁家就少了一头牛

我家就多了一头牛

对谁和我来说

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是对牛来说这都是一样的

 

 

■ 秩序

 

一整个下午我都在归置客厅

我把那张废弃的桌子移到阳台上

把两只木头沙发靠墙摆着

把小茶几摆在它们中间

把布艺沙发摆在它们对面

把地毯铺在木头沙发和布艺沙发

之间的一小块空地中央

把几盆绿植摆在墙角和茶几上

我在客厅里走过来走过去

微调着它们之间的间距和空隙

傍晚的光线从窗外洒进来

让它们呈现出了它们该有的样子

我满意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它们对应着我内心深处的某种秩序




■ 达拉维

 

我们走在一片垃圾场上

这儿原来是一片池塘,导游说

后来变成了垃圾场

走在上面我有明显的下沉感

然而奔跑中的他们没有

他们还小而且瘦弱

一只风筝在半空中飞

他们追着那只风筝在地面上飞

第一个抢到它的人

拥有下一次放飞它的权利

我知道这需要比拼

风筝落下那一刻的判断力

追逐的技巧,和征服贫寒的勇气

一个男孩在那场追逐中胜出了

他站到隆起的垃圾堆上

羞涩而骄傲地向我们展示他的胜利

那的确是他的胜利,以及

我们这辈子再也拥有不了的胜利

 

 

■ 手表

 

时针指向2

分针指向55

秒针指向27

这是我手表上的时间

这是我手表上

几年前的一个时间

我的手表没有坏

只需要轻轻摇晃一下

秒针就又开始走了

分针和时针也开始走了

我看不见分针和时针在走

但是它们的确在走

现在是下午

2019年5月15日4点34分

我不知道它们

走在过去的时间里

还是走在现在的时间里

 

 

■ 雪人

 

沿着石阶爬上去

路过一个亭子继续爬上去

爬到山顶,沿着

山顶的那条小路往南走

在傍晚柔弱的光线

和夏天的气味中往南走

走过一旁的龙华寺

走过一座废弃的石塔

走过一个小广场

走上一段缓坡,继续走

我们就能走到那个古炮台遗址

我也就能准确地走到左边

的第五个垛口

去年冬天我们在那儿

堆过一个雪人

但是现在它已经消失很久了

不,它还在那儿

 

 

■ 火车

 

傍晚时分我走在这段铁轨上

他们和一只黄色的猫

也走在这段铁轨上

他们两手空空

提着菜篮或腋下夹着被子

走在这段铁轨上

走到我的前面、背后去了

消失在一栋栋低矮的房子里

那只猫也是这样

傍晚时分我走在这段铁轨上

他们和一只黄色的猫

也走在这段铁轨上

这是一段废弃的铁轨

那种呼啸的岁月已经远去

但仿佛我们都看见了

我们想象中的那列火车


来源:《诗刊》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