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散文 >>散文 >>随笔走廊 >> 作家孙卫国:洛夫的故事
编辑推荐
更多
详细内容

作家孙卫国:洛夫的故事

时间:2020-02-28     作者:孙卫国   阅读


洛夫的故事

孙卫国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洛夫出生在鲁南的一个偏僻的山村,孩子生下来主人总得给起个名字,可为什么起了“洛夫”这么个怪名,让全村人百思不得其解,即便就算明白人也说不出个子卯,主人不理睬也不解释,其实他是故弄玄虚而已,他祖先就是个车夫,赶的是个骡车,所以也常以骡夫自居,一次骡夫得了重症,家人都准备了后事,可硬是让一个西方传道士用盘尼西林给救了,传教士救了他的命还没要钱,这让他非常感激,说大鼻子也不都是坏人,传道士走的时候他要了人家的名字,那名字太长,又拗口,骡夫不识字,只能用脑子记下来,时间长了,不是忘了前头的就是落了中间的,到最后只剩下洛和夫了,这两个字他忘不了,这不就是自己的名号嘛,他说这是前世修来的缘啊,临终时他给子孙交代,以后家里新添了丁口,不管男女,就得叫洛夫,咱是忠厚人家,不能忘本让大鼻子瞧不起咱。后人还真就这么做了,难怪村里谁也解释不清了。

      

说来也巧,洛夫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她未来的丈夫“干劲”也在临村落了地,双方母亲都是壮劳力,平时都是带着孩子在地里劳作,洛夫和干劲也就常常结伴玩耍,两小无猜,两人度过了清贫但却愉快的童年。

      

随着年龄的增长,洛夫出落的越来越漂亮了,方圆百里,洛夫那可真是百里挑一,谁见了谁都得伸大拇指。干劲也不含糊,长的高大威猛。乡亲们都说两人是天生的一对,有好事者说合,双方家长决定择良机让两人同结百年之好。恰在这时,前方战事吃紧,洛夫和干劲同时应征入武,两人的婚事也只好放下了。

      

到了部队,洛夫显的比较紧张,饭也吃不香,觉也睡不好,还常常发脾气,干劲安慰她,没事就经常陪她散步,分散她的焦虑心情,就在洛夫情绪稍稍稳定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让洛夫后悔了好几年。事情是这样的,因前线急需补充兵源,时间太紧了,新战士的训练课也就显的十分简单,有老兵拿了一挂鞭炮点燃了试新兵的胆子,噼里啪啦的响声把个大大的场院整的乱了套,洛夫没经过这样的场面,让响声惊的尿了裤子,犯了兵家大忌。干劲没有,他还昂着头不停地嚎叫,就这样干劲和一帮男伙伴被选中上了前线,而洛夫和她的女伴们只有留在后方了。

      

洛夫要和干劲分手,这让两人十分感伤,当晚他们相约去了小树林一叙情肠,看见干劲洛夫就不知不觉地流下眼泪,她心里难受,她说她本指望随夫共上前线杀敌,没想到自己不争气,经不住枪炮声地吓还是被刷下来,她说她不想当逃兵。干劲先是安慰她,后来又抱怨说训练课上的不公平,应多给女同志一些锻炼的机会才对。洛夫虽有同感,可她不愿跟着发牢骚,她其实更关心干劲,说她就是不放心他,做事毛躁,好冲动,没听人家说嘛,枪打出头鸟。干劲急忙安慰她,找了好多理由说没事。洛夫点着头可嘴里还是不停地叨叨,说着说着洛夫的泪流的更急了,她说她知道上前线的危险,那可是命悬一线,她挺对不住自己的未婚夫,真要上了前线也应该两人相互辅佐,要死死在一块那叫轰轰烈烈,可如今自己留在后方,和贪生怕死有什么区别。干劲还是安慰她说,冲锋陷阵是男人的事,现在这样也好,你在后方也好让我放心。听到这儿,洛夫泪如雨下,她说事已到此无法挽回,她想给干劲留下点念想。干劲不解,洛夫羞涩地低下头,干劲还是催问,把洛夫给逼急了,才说出她的想法,她说她要破身给干劲留下个种。把干劲感动的不停地亲吻洛夫,一顿缠绵后干劲突然醒悟过来,他停了嘴,强忍情感对洛夫说,不成,万万不成,你虽在后方,那也要做辅助工作,你肚里怀上孩子别说你工作做不了,就算你不干活真要挺着个大肚子谁照顾你?洛夫还要坚持,干劲却态度坚决不容质疑,到后来他都有些火了,洛夫到这时才知道干劲心里是多么地有她,她没再坚持,可心里别提多舒坦了。

      

部队开拔前,洛夫和放鞭炮的老兵不经意间相遇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洛夫心中的怒火全烧在老兵身上,她用行动狠狠教训了老兵一顿,为此她被关了禁闭。老兵有些感悟,大部队已经集合了,他脸上挂的彩虽然还没退去,可他不记前嫌带着干劲来看过洛夫,干劲不愿正视洛夫,他怕自己忍不住泪水会让同伴看不起,洛夫眼神里却是柔情愁肠。老兵管不了那么多,他对洛夫发起了感慨:“小子,你要是带把的就好了,别看你我不对付,真要挑伙伴我第一个要你,唉!可惜了。”老兵摇着头带着干劲走了,干劲连头都没回……

     

一个星期过去了,前线的战斗越打越激烈,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方的优势越来越明显,已经大有合围之势,虽然没有干劲的消息,洛夫也时常能收到干劲依稀传来的信息,洛夫说,这也许是心灵感应吧,通过这些支离破碎的符号,洛夫破解了其中的内容,大约是干劲他们冲锋了七十多次,消灭了三千多敌人,他身上被炮弹皮擦伤过,伤口不深,没有大碍,他还传达了非常想念她,特别是想要孩子云云。让洛夫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激动,还时不时地担心一阵子,之后干劲传来的信息越来越不清晰,还经常中断,她知道干劲已经脱离了信息传递范围,必定是随大部队远去迂回歼敌了,她为自己有这样的丈夫而骄傲,同时为在后方使不上劲而感到焦虑。

      

又是半个月过去了,后方抬下来的伤员突然多了起来,洛夫知道前方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场院里的新兵终于盼来报国的机会,那是在下午的一阵炮声后,一队卫生员带着她们出发了,洛夫比较幸运,与她同行的是卫生班班长,班长要起带头作用,所以洛夫小组就冲上了第一线,这是洛夫梦寐以求的,她要用行动来证实自己不是懦夫。要知道冲上第一线就意味着风险,班长和洛夫都没有畏惧,非常不幸的是,班长在冲过一个封锁线时倒在敌人的枪口下,洛夫想救她,班长吃力地抬起胳膊拍了拍她的头说:“我不行了,你就担负起抢救伤员的任务吧。”这时洛夫才看清躺在地上的班长是那么年轻,齐刷刷的短发散乱在脸上却也遮不住它的俊秀,鲜血缓缓地流进她睁着的明眸里,她却再也没有反应……一股热血涌上洛夫的心头,她猛地冲了出去,就在这一刹那,她感到阵地是那么安静,纵是炮弹在不远处爆炸她也丝毫没有听见,在枪林弹雨中她看到躺在地上的那熟悉的土黄的颜色,她没有犹豫,低头背起伤员就跑,一个,两个,三个……洛夫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脚也磨的渗出了血,她还是咬着牙坚持,她不光是为自己坚持,她还要向干劲——她的丈夫证明,她在女人堆里也是最优秀的,这种信念让她坚持到最后,那一天,洛夫是最棒的,她一个人背下了三十八个伤员,当她背回最后一个伤员时,她突然脑海中一片空白,一头栽倒在地……

      

洛夫醒来已经是第三天的事情了,当时所有的人都认为她壮烈了,大家为这位女英雄祈祷,并连夜布置了追悼会场,挽联、花圈和悼词都准备好了,可洛夫就是没咽下这口气,二十七个伤员派代表前来看望她,那位代表呼喊着洛夫的名字,他发现洛夫流出了泪,他断言他们的救命恩人还有意识,能听到呼唤就一定能醒过来。他的话应验了,洛夫终于挺了过来,之后部队领导把洛夫的追悼会改成了表彰会,在开会前领导先找洛夫谈了话,领导首先表扬了洛夫的勇敢和大无畏精神,接着又指出了她的一点小小的瑕疵,在洛夫救回的三十八个伤员中,有十一个是敌方的伤员。洛夫想解释,领导摆了摆手说:“你是新兵,分辨不清敌我情有可原,告诉你个诀窍,别看咱和老蒋的兵衣服颜色差不多,人家穿的那是美式的,料子好,咱可都穿的中式的服装,土,掉渣,往后你分清了功立得还能大。”洛夫听的一头雾水,不过她还是不明白,都是伤兵,只要发现就应该救,这才叫救死扶伤,要不,就不人道。她虽然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敢说,还得点头称是,她知道,自己都是英雄了,在这个接骨眼上嘴没个把门的弄不好要吃亏,所以她不说,只做。

      

洛夫虽说立了战功,奖状上却没有战功的级别,洛夫不在乎,她把生死都置之肚外,还有什么不能放弃的,大家都为洛夫的高风亮节所折服。

      

洛夫以后又连续参加了几个战役,可惜战功越立越小,倒不是因为洛夫救的伤员少,要怪只能怪她那没改的老毛病,只要上了前线就不分敌我,见着伤兵她就往下背,最麻烦的是她背下的敌方伤兵一次比一次多,最后因为救的自己的伤号太少,只得到上级领导的口头表扬。洛夫心里委屈,战役都打到这份上了,就是敌方的伤兵多嘛,再说了,救人一命不是胜造七级浮屠吗?真回到现实你们怎么老是说做不一呢?不管洛夫理解不理解,她的生平因此有了污点。


有一件事还是让洛夫非常欣慰的,就在全国解放前夕,没有一点信息的干劲突然被转到洛夫所在的医院,两人不期相遇了,看着干劲那条断了的腿,洛夫还是无法抑制混杂着辛酸和高兴的泪水,干劲也说他没想到还能活着见到洛夫,就这样两人说了一宿,洛夫哭了一宿。

      

解放后,干劲的腿养好了,他虽然荣誉缠身,可他还是光荣引退,洛夫因有瑕疵的影响,只能妇随夫荣,夫妇俩住进了荣誉院,每天的伙食费是两块四毛六,达到空灶的标准,引起一些非议,为了平息众怒,领导率队参观了荣誉院,看到洛夫和干劲那些荣誉证书,看到他们的饭量,议论者才弄清楚他们的伙食只相当于陆灶的标准,大家为英雄的高风亮节所折服,也为斤斤计较感到羞愧。

      

洛夫和干劲生活的相当美满,唯一的缺陷是干劲由于受伤失去生育能力,所以没有留下后代,死后他们被埋在烈士陵园墙外的角落,也没树碑立传,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顺便给洛夫夫妇扫墓的老兵越来越少,再以后就在人们的记忆里消失了……

      

突然有一天,一辆皮卡和一辆面包车来到那堆孤零零的土堆前,几位耄耋老人先是上香祈祷,然后指挥着来人把碑抬到坟前立好,上面刻着“洛夫烈士永垂不朽”几个鲜红的大字,落款是“被救的老兵”。其中一个年轻点的用颤颤巍巍的手打开一个精致的瓷罐,里面装的是满满的精饲料,他从里面抓出一把撒到坟堆上,嘴里还喃喃地祷告:“吃吧,吃吧,多吃一点,这可是我们老哥们特地为你精制的,我们知道来晚了,来晚了,洛夫,原谅我们吧,要不是碰上好时候,我们老哥们怕是有生之年不能了却心愿了,我们心里有你,不会忘的,求你原谅。你呀真是个好伙计,虽然不说也不会说,可你比我们强,从善,我们从被你救下的那刻起,就立志从善,有好报,我们决定了,我们挣的钱都是善款,不会留给子孙一分,一分也不留,就像你,留一份念想就成,洛夫,不说了,不说了……”一行行老泪留在坟前……


从立了碑后,不知什么缘故,陵园的墙破开了,把洛夫和干劲的坟圈到了里面。


作者简介:孙卫国,业余写手,有获奖作品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