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南幸运赛车 >>当代文坛 >>综合 >> 延河有约:作家与时代的关系
详细内容

延河有约:作家与时代的关系

时间:2020-03-01     作者:柏相   阅读

时代是作家的土壤,作家是时代的清洁工。时代会借由诸多介质来影响作家,作家也影响时代,但真正的作家,绝不会通过大众传媒来影响他所处的时代。


  在这个技术语境对精神语境愈来愈有优越感的时代,在这个物质欲极容易挤压价值观的时代,在这个农耕修辞或者说以农耕文化为其言说背景的写作与大多数有精神追求的人的阅读预期落差越来越大的时代,我们的作家如何在这块已经脱胎换骨了的似新也旧的广袤星球分疆裂土,确实也面临着一系列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新问题。


  在我个人有限的阅读视距之内,刻舟求剑,对!就是刻舟求剑,还有“复制粘贴”,这是当前许多作家与作品的新常态。除了刻舟求剑,还有掩耳盗铃,或者指鹿为马、叶公好龙与揠苗助长式的滑稽。


  作家最主要的任务之一,就是要在价值界限与精神层次上一直不间断地回复或者回应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如果说,生活是撞钟的木桩,时代是被不断撞击的钟,而作家,或者说作家的作品,应该就是那口时代之钟被撞发出来的声音。可惜这样的声音太少了,也太小了。


  在我个人的眼里,时代是茧,作家是蛹,能破茧成蝶的蛹,才是那个时代真正的文学大师。在我个人的眼里,中国文学在世界范围内还没有获得主体地位的主要原因,不是方法问题,也不是知识问题,而是许多作家对自己所一直生活的大地上所发生的一切物事的认识问题。作家不是学者,不是任何一种哲学或者学术思想的文字图解师;作家也不是政治家,更不是社会活动家。


  作家绝对不能把自己等同为一般意义上的老百姓。作家不是时代小丑,靠取悦时代活命。作家就是作家,靠作品立身,靠作品说话。作家也从不埋怨时代,只默默地从时代之中不断地汲取他所需要的营养。真正的作家,就像污池里的一株莲,不感恩污池,亦不腹诽、憎恨或者诅咒。 


  ——原载2020年第2期《延河·下半月》“延河有约”栏目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