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诗歌 >>诗途 >>乾坤摘诗 >> 诗人谭克修:她的花篮里藏着一把剪刀
详细内容

诗人谭克修:她的花篮里藏着一把剪刀

时间:2020-03-10     作者:谭克修   阅读


诗人简介:谭克修,1971年生于湖南隆回,现居湖南长沙。出过个人诗集《三重奏》。曾主编《明天》诗刊。

Tan Kexiu, born in Longhui of Hunan Province in 1971, now lives in Changsha. He has published his personal poetry collection Trio. And he was the editor-in-chief of the poetry magazine  Tomorrow .

 

■ 爬山虎

 

你把湿气注入我身体

想在我头上长出叶子

我若在书桌前枯坐一个夏天

你会把叶子长到肺部

那里满是二氧化碳

将左边的心脏,当手电筒

就可完成光合作用

往下是消化系统和排泄系统

有你需要的养料

再往下,会有危险

生殖系统是一个女人的地盘

她每晚要检查

她的花篮里藏着一把剪刀

再往下,是南方腹地

今年春天,它派了一窝蚂蚁

驻守膝盖

只有这炎炎夏日

蚂蚁才会去洪山公园觅食

去桃树下抬一具蜻蜓的尸体

但我知道你想去南方

你的目的地,是越过南方

抵达我不再动弹的脚底

 


■ 蚂蚁雄兵

  

夕阳将高压线塔的影子不断拉长

以迎接一支闷热的蚂蚁雄兵

它们从古同村长途跋涉而来

历经四十年,才在无人问津的

洪山公园,找到新的巢穴

这些二维生物,视力一直没有进化

看不见三维空间投来的眼神

它们根据经验判断

云朵将在今夜完成一次集结

它们沿着高压线塔的影子,一路往西

它们不知道,自己的爬行

正在使地球反向转动

在高维度空间弄出了巨大声响

 

 

■ 菊花

 

姐妹们都已出嫁,穿走了

名贵的春、夏。留给你

一身破败的秋,和遍地霜花

 

向阳的山坡,阳光淡漠

微风已凉,已经听得见冰雪的脚步

一片落叶旋转空中

告诉你一些绝望的话

 

满坡的果实,姐妹们的孩子

红光满面,压弯了九月

压弯了人们的目光

谁还看见,这些低处的

点着爱情的小小火把

在秋风中不住地摇晃

 

1993,西安



■ 古同村

 

古同不是一个四面环山的村庄

是一个横放在坑里的收音机盒子

当老银杏树冒充天线在晨光中伸出

公路上的汽车和摩托就会提高调频噪音

让你收听鸡鸣犬吠,老人咳嗽,孩子的乳名

和一个疯女人的歌唱

到了夜晚,收音机将变成洗衣机

把月光和月光下的劳动,婆娑的树影

老人的孤独,女人的寂寞,小孩的啼哭

全部放进去滚动

不需要洗的是成年男人的内裤

它们已去外地,正被一些春梦高高撑起


 

■ 年关的雪

 

一首诗缺席,这一年已不能完成

是否我迷失的神色,让欲言又止的

天空,突然抖落无穷的词汇

 

无穷的雪,从天而降,仿佛

奔逃,步子凌乱,急切

但不嘈杂,不放弃小声的合唱

 

但越来越绝望,夹带着细碎的

哀伤的寒气,更像

从一首受难的诗里闪出

 

整整一年的雪,聚向

年关。市民加速奔波于物质的意志

谁还能腾出一双抒情的手?一束

 

失重的目光?我刚走出户外

就有几片雪花找到我

找到了她们加剧的

 

绝望。我用出城里最流行的隐喻

不能安顿漫天无辜的雪

却触动了一场更大的雪

           

1995,1,西安

 


■ 蝉鸣

 

这不是什么秘密:把枯燥

装进音箱,把音箱嵌入体内

再置身于六月的骄阳,一按键

就是这种持续的颤音

 

音色如此闷热、粗糙,永远

与梦幻无缘。所以屡屡闯入

一位青年的午眠,让他错失

梦里邂逅的美女,新迁的豪宅

 

若说它一味地拉长、拉长——

拉长了夏日的闷热,股民失望的脸

为什么一小节、一小节地

缩短了那失贞少女的天真盘算

 

小小的身子,压缩了这么多

干燥的声音,要忍受的沉默必然漫长

它废弃了低音,抽空了旋律

用喧嚷应和着城里的喧嚷

 

卸吧!卸吧!把捆在身上的声音

一口气卸下,唱出夏日的好时光!

                   

1996,长沙

 


■ 公园里的秋天

 

倘若城里的繁华,挽留住

夏天的闷热,倘若气象员的

一张嘴,修改了时序的更迭

偶然的双休日就难以使人

惊讶:秋天已蜷缩在城南的

公园。像一只发抖的蟋蟀

依偎着一片残瓦、一块断砖

 

园丁收起了除草机。他的工作

更加复杂:拧开龙头

阻止湖水随着秋天消瘦

却如何阻止

空气中的阳光一天天稀薄

脚下的土地一天天冷却

 

双休日的惬意,不能安顿一溜

小跑的北风。新建的友谊宾馆

高过了众鸟的飞翔,不能

下榻一队被北风追赶的雁阵

 

当北风暂歇,世界多么宁静

如果不是一片树叶在宁静中飘落

 

1997.11.12,长沙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技术支持: | 管理登录